You are here宅胖博客 / 宅胖 的blog

宅胖 的blog


DS3 cabrio

森森的新朋友

匈牙利初印象


在维也纳的最后一天,起床一看,大晴天,巨蓝!这是什么人品啊最后一天才看见太阳,遗憾啊,身上都快发霉了。11点出租车准时过来了直接奔车站,到了之后发现车站很小,还犹豫是不是错了,看了看站名,没问题,就这儿。焦虑症患者宅胖长出一口气,岂不知狗血的事情在后面,嘿嘿。踏踏实实到了站台,猫总去取钱,我坐长椅上看行李。



一鬼大妈背个包过来问去布达佩斯的车是在这儿等吗?我说没错我们也是等这车的放心吧。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打瞌睡,一睁眼车来了。上面几个大字“布达佩斯”,没错儿就是这个,可总觉得哪儿有点儿怪。不管了先上车再说吧肯定错不了。大妈也跟着上来了,大概扫了一眼,车上人不多,嗬,没人感情好,赶紧选个好座儿吧。可门一关上突然一激灵,不对啊,这车应该是奇数结尾啊怎么恍惚觉得看到的是偶数呢?正抓瞎呢,列车广播报站了,我们果然坐错了,这是从布达佩斯开过来的,终点是维也纳,我。。。你说这大妈也是的,自己一白人,问路问谁不好问俩亚洲人。这乌龙出的就如同,从北京西站到济南,上了车才发现其实是从济南开过来的经停北京西,终点是北京站。没辙,到终点下了再说吧。

这么二的事儿大学时候也干过一回,大二开学到早了,哥儿几个商量着去廊坊看个朋友。那会儿管的不严,从天津站上了最近的去北京的火车然后派臭臭和骗子去补票,过会儿两人哭丧着脸回来了,这车不停廊坊。靠,赶紧下车,于是每人三块钱从天津站坐到天津北站,这是我在国内坐过的最短火车距离了,没有之一。更搞笑的是出了天津北,好多趴活儿的司机围上来拉活儿,我说多远都去啊,他说是啊。我说我们去廊坊,大哥犹豫了一下答应了。等我们人到齐了他傻了,七个小伙子,小面里坐的满满当当的,路上一个劲儿的打手机瞎聊跟朋友报方位。也是这么多小伙子换我也怕啊。拉七个人就算当时瘦点儿吧也得够半吨了,油钱都得多花点儿。
一想起上大学,我的回忆基本都是喝。。。

下车之后等下一班始发车,13点50才开,只好又在车站吃了一顿。到点上车,这回终于没错。后座上有一小狗,巨可爱。咱这儿别说宠物狗了,到盲犬都带不上来。虽说欧洲名义上都差不多,但一过匈牙利边境马上就破落了,都一个大陆差距真大。东欧地区毕竟穷惯了,不想西边那么健全,所以去的时候还是得加点小心,即便如此,还是下了火车就吃个柠檬。


一出站到处是拉货的黑车司机和换钱的贩子,虽说知道固定窗口汇率不好以防万一还是去固定窗口换的,大概贵了20%左右。绕开黑车司机,看到了出租车的指示牌,沿着指示牌出了站,是个偏门,门口有几个出租在排队。总共没几辆车比较冷清,觉得不太对但觉得既然指示牌这么指引的应该问题不大吧。司机开个柴油手动的奔驰s350,一路风驰电掣看得出是个老手了。到了地方计价器显示5500,我说你别逗了,然后他拿出个塑封的价格表大概意思是从火车站到这个区域要3900。我说我知道从机场过来也就3500,你这肯定没机场远,司机开始装不懂英语,我开始卸行李。街道很窄又是单行道后面开始有人摁喇叭,最后3000成交,当时也知道给多了但是没办法出门在外总会有这种状况,自当喂狗啦。还好那次出去就碰上这么一次,之后去机场,距离远多了,也就这个价钱。事后想明白了,车站里那个出租指引牌设在换钱窗口旁边,引导旅客走过去到偏门,肯定是个假指引牌。车站估摸和这些人都一伙儿的,很多人都上当了,发展中国家嘛,真是防不胜防啊。

在布达佩斯住的是自助公寓,环境条件都不错,位置也很好离主要景点都很近,周围也好多吃饭的地方。去超市买东西,看不懂,拿回来一喝,嘿,又是带气儿的!只好再去买,匈牙利老百姓收入不高,但从超市价格看,物价真不算低,跟北京的情况类似。

我跟猫总都不太爱运动,但猫总对一项运动还是很在行的,那就是“吃”。微博上经常有推荐北京各类型餐厅的文章,一看基本都吃过了。甚至只要告诉她去的大概位置她就知道要吃那家餐厅了,如果奥运会有享受美食比赛的话,她一定能为国争光!我们住的这条街上有好几家看起来很不错的餐厅,去了一看,客满。过一钟头再去,更满了。转向对面一家看起来不是那么酷但是比较传统的餐厅,味道相当一般。还不便宜,两人差不多50欧,在匈牙利这算比较贵的了。回到房间,有线电视里有中央4频道,不过台没啥意思,就是一个节目来回放,一晚上看了三回武警救人。折腾了一天都累够呛了,洗洗睡了,明天再仔细逛吧。




大病初愈,我得补补,加个餐。

拖延症与潜意识

大家好,拖延症患者宅胖又来看望大家了,下面继续讲讲10年奥地利匈牙利和捷克游玩的事儿啊。不是记性好,主要当时还都用笔记了几下,不然肯定没戏。在维也纳的最后一个整天还是主要在市中心转了转,早餐吃的特别好,主要是waiter挺好的,留小费时过于大方又被猫总批评了一顿,婚姻生活嘛很正常。问题是哥们儿从小就穷大方惯了,也改不了。还好天朝一般不用给小费哈。前两天看了篇文章,大概是说家庭的消费主要是由收入高的一方决定,精神层面生活由收入低的一方决定,话虽这么说,但考虑到老婆这个职位总会有一票否决权,收入高低根本不构成决定条件。所以呢,事业很重要啊!

要是张锥等扑克牌爱好者来了维也纳,有这石桌子石椅子就行了,哪儿都不用再去了。

在资深摄影爱好者的影响下,猫总清洁相机还挺有模有样儿的嘛

餐厅的门把手,多少年了还这么精致

这儿没两块钱通票这说法吧,北京所谓的低价公交就是个joke,每年100多亿财政补贴的钱还是从税收里来,羊毛出在羊身上。低票价使得地铁和公交里人满为患,没有一个能保持基本尊严的乘车环境是不可能分流高峰时段的驾车人群的,反正我是该开就开,大不了每天交罚款只当喂小动物了。交通便宜其他东西又很贵,除了让人能勉强生活之外别的就不管了,也因此导致了诸如人口爆炸治安混乱等一系列问题,如今的北京已经和以往大不一样了。


天朝能看见类似塑像的地方基本不是小区就是洗浴中心吧


三叶草和警察叔叔共用一个楼,中学时候特迷耐克,现在倒是觉得还是阿迪好看,可能主要因为国安夺冠那年是阿迪的球服。难怪后来进了德国公司工作。插一张12年国庆在纽约的照片,帅就一个字,那就是说我。(旁边的和声:傻就一个字,那就是说你)哈哈哈。


给母狮子买东西是个世界性难题。。。

欧洲遍布这样的小广场,而这才是广场真正的作用和意义。想想我们那个世界第一大,倒退二十年还能夏天晚上去乘凉放风筝,现在倒好,戒备森严也不知道是怕什么?北京还一个问题就是路太宽,路宽了自然车就多,但是车流只是驶过停不下因为没地方停,所谓道宽无闹市就这个道理。不过话说回来,好在没这么多小广场,即便修了,也会沦落为秧歌队和歌唱爱好者的聚集地,不够闹腾的呢。

“自从得了精神病,我的精神比以前好多了。”当然,这只是句玩笑话,作为重度纠结症患者的我,很久之前就在寻找科学理论来证明自己做的是对的。心理科学的领路人,弗洛伊德先生的故居就在维也纳九区的19 Berggasse,他在那儿一直住到了1938年被驱逐出境,第二年,他客死异乡,在伦敦逝世。而我真正接触《梦的解析》,却不是在大学,而是十多年前刚到澳洲的时候。某次和朋友驾车从悉尼去Wollongong游玩,回程的时候路过一座铁路桥,副驾驶随口聊到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梦到过隧道意味着对性的憧憬,看来自己是单身太久了云云。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也正是以此为契机,认真读了遍梦的解析。但实际上我更感兴趣的是身为犹太人的弗洛伊德,在国家被德国侵占被迫背井离乡时的心情究竟如何,他一直生活在这所房子里,所有的智慧和理论也都是从这儿产生出来,潜意识和性意愿之间的联系也是在这里被阐述的,那么,这所房子和周围的环境有什么特别吗?



从窗子望出去,这棵树分外显眼,不知在弗洛伊德的眼中,它代表了什么。



We have been led to distinguish two kinds of drives. Those which seek to lead what is living to death, and others the sexual drives, which are perpetually attempting and achieving a renewal of life.

That's what Freud says. So which is your drive then?

作为七零后的我,小时候直到青少年时期生活相对单纯简朴,而那又是一个社会普遍耻于谈性的年代。大学时蹉跎于天津郊县,整日与庄稼地和二锅头作伴,放眼望去一个女同学都没有,每天想的最多的就是女孩子,说的文明些叫潜意识,难听点就是色憋的。只不过当时还不知道有所谓“性压抑产生意象”的理论,偶尔遇到心仪的女孩子心存幻想之余总有手足无措之感,更会为涌起的种种冲动产生莫名愧疚之感。多少年后才明白其实性现象本是最本质的生物现象,大可不必为些许冲动感到尴尬,尤其那么个极端压抑人性的时期。早知道有这么本书,也许上学日子可以好过点。
2012年夏天因为项目的事情,再次回到民航学院,风景依旧人却是半个都不认识了。看着那些婀娜多姿包裹在制服中的空乘学员们,心中很平静,只有一个声音在回响,“妹妹们,我来晚了。。。”哈哈哈


油价和当地收入比起来还可以吧
特别喜欢欧洲的一点是博物馆很多,而且各成体系,虽然不似天朝博物馆般宏伟,但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专业的很。离开弗洛伊德故居后,又参观了钟表博物馆,机械的精确美是值得仔细耐心品味的。





时值13年9月,夏日刚过,秋爽未来。很多事情即将改变,很多状态会一去不返。确盼着一切安好,顺利平安。

A double-faced man

I'm not a man of too many faces,the mask I wear is one.

魔都

越来上海越爱上海

休息,休息一下吧

清明既是追思先人也是传统的踏青季节,趁着这个小假期,我们也是连轴转的大吃大喝了几天,一上秤,得,又胖好几斤。头天先去的四季御园,在香山附近,四季青乡政府的企业。除了吃饭的地方还有个酒店可供住宿,估计单位来办年会的比较多,就是不知道现在政策这么严是不是也影响到了他们的生意?吃饭的地方挺有意思,里面都是绿植。大概十年前北京兴起过一阵生态餐厅的概念,估计这也是当时的产物。有趣的是服务员都是踩着轮滑到处送菜,食客基本都是北京本地人,一家老小一起吃。随着城市的发展和人口的增加,难得在饭店里一次看见这么多本地人了。味道就那么回事儿,也没指着大号儿农家乐能好吃到哪儿去。

出门发现外面已经开始下雨,清明时节雨纷纷,老话儿说的真是太准了。转向颐和园安曼跟桃教主碰头,自从她去上海工作后见一面是真不容易。颐和园一如既往的堵,各地来的旅游大巴把路堵了个水泄不通,加上又有很多"聪明人“来回加塞,眼瞅着到了北宫门了就是过不去。好容易杀出重围安曼的地下车库再次考验了我的技术,太窄,墙上好多蹭过的车漆仿佛哭诉自己的遭遇。刚停好车,教主的可肉丝跑罗也下来了,她不在北京这车算是基本歇了。安曼借了颐和园一角,貌似其他安曼也愿意跟古建搞上关系,比如灵隐寺。也许是开的久了知道的人多了,下午茶爆满。我们只好做到了吧台的房间,倒也落个清静。阴沉的天空透过窗户闯进来,隐约可以看到湖边的亭子,不由得浑身一紧,太冷了多吃点儿吧!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是越来越馋了,很多事情不像以前那么在意,反倒是一些之前看不上的现在越发兴趣浓厚,比如吃。生命短暂,还是简单些好。尤其是好朋友,大家都很忙,见面机会越来越少,所以每次见面总是特别高兴说不完的话。珍惜,珍惜。

喜欢这个氛围

地方不大,再往里就是住店的地方了

天街小雨麻如酥

挺着大饱肚子和桃子告别,马不停蹄杀向朝阳门接上爸妈去了茉莉。第一次知道茉莉完全是因为非诚勿扰那部电影,后来慢慢的多了,一是离父母家近二是味道也还不错,至少不会特别怪异。夏天可以坐在水边边喝边聊,服务员还给预备花露水,蚊子太多了。前段时间生意不好都开始做旅游团生意了,好在是鬼佬团,没那么闹腾,要是换成小红帽们,哼哼。这次我必须得吐槽一下什么雪梨茶,服务员说你们人多来一扎吧,倒完之后一人连200毫升都没有,侯的要死又兑了好多水。不知道单点一杯能给倒多少?按体积算比酒不便宜。在这吃饭有些次数了,一些当时一起吃饭的朋友已经奔赴了异国他乡,我们也是在生活的大潮中继续在北京停留,只是这里和以前熟悉的那座城市已经大不一样了,唉,凑合过吧。

第二天杀向天津,这是我度过了大学时光的城市。不过读书时位置太偏僻在郊区张贵庄,也没机会到市里跟女孩子压压马路什么的,所以市里完全不清楚什么情况。猫总定了个老酒店,利顺德,在五大道一带。住进去才知道原来这酒店大有来头,近现代史上很多著名事件和人物都和这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李鸿章在天津期间,基本都是在这儿会客。中国历史上很多第一都在这里,比如第一台电梯第一部暖气等等。酒店自己建了个博物馆,看得出是下功夫了。让我意外的是当年那部红遍大江南北的<永不瞑目>就是在这儿拍的,那时宅胖刚大学毕业,正是土包子刚回城的阶段,干了很多现在想起都匪夷所思的事情,谁没年轻过嘛。放下行李出去转转,也许是放假的缘故,街上没什么人,周围都是欧式建筑,颇有些到了上海的感觉,当然了,这本来也是租界。傍晚时分到了名声在外的意大利风情街,大失所望。基本都是之前的老别墅,有很多还没修复好,一副破败的样子。好多售货亭卖着跟意大利没半毛钱关系的小零碎。人群中以学生居多,人手一单反,三步一停五步一照。掉块砖头下来能砸好几个"摄影家”。有几家从北京开过来的西餐,比如福楼。开在这儿真是不搭调,还不如开在利顺德附近。看到意大利商会的办公地点我也释然了,商会都破成这样就别指望能好了。步行街入口漂亮的喷泉旁边挤满了出租车三蹦子和煎饼摊,喇叭声响成一片,也就没了兴致打道回府。晚餐印象深刻,扳回了一程。代表了天津老派酒店老派西餐的最高水准,服务和味道都很好。小肉啃着,小酒喝着,想到几十年前民国时期溥仪就在旁边跳舞,不由得有时空穿越之感。




旁边是人大常委办公地,挺会找地儿嘛

这有人吗?

在这儿拍过戏的

第三天睡到自然醒,打算中午吃顿好的再回去,不吃饱没力气开车嘛。点评上推荐的天津菜在津湾广场,跟着导航开到一看,原来就是天津火车站对面。想当年我是多么熟悉这里啊,虽说天津离北京不远,那也是去外地上学得迁户口的。坐火车中间还得过个河北省,绝对远征啊。推门进了餐厅,环境不错,就是味道浓了点,原来刚装修完,我算是以凡事不讲究能凑合著名的,都没能忍下去。。。转身去了狗不理,知道这是宰外地人的也没办法。吃后的感觉是,这儿真是宰外地人的,价格跟东直门那个狗不理高档店有一拼,吃的实在是太一般了。

回来的路上担心堵车,还好,基本一路畅通,看来大家已经熟悉了高速免费的规律了。中间拐到武清佛罗伦萨小镇奥莱,得停了上千辆车,里面也是人山人海。猫总上个洗手间排了半小时队。照例好多人照相,店里人倒是不多,我们也是赶紧买完赶紧走。一路畅的局面到了五环就恢复平时水平了,眼看着油耗指示的数字逐步升高。森森来我家快五年了,现在新款都出上市有一阵了。还是很好开,我们还是那么喜欢他,当然了,如果他是自动挡的那脚脖子一定觉得更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