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宅胖博客 / 宅胖 的blog

宅胖 的blog


奥地利--维也纳游记

十一去的维也纳、布达佩斯和布拉格,补上游记。本站签约作家猫猫咪对本次旅行和本游记作出了突出贡献,在此表示感谢。

十月二日一早儿奔赴机场,天巨好巨蓝,北京每年最好的日子也就是这两礼拜,可惜又错过了。定的十点的出租,的哥九点半就到了,说怕路上堵车。我们也提前不了,还是十点出来的。路上车不少,车祸也不少,东二环到T3,居然看到三个追尾,有一个还挺严重,这节是过不踏实了。说到车祸,今儿早上钟楼北桥上二环被一夏利顶了侧面,我两车门花了他大灯碎了。可气的是由于道路翻修刚铺的沥青还没重新划线所以责任算一人一半,我。。。得了,各自修各自算了,反正打打蜡也就没那么明显了,就只当是斯小森健美身躯上的一块伤疤吧。那话怎么说来着,伤痕是男子汉的勋章嘛。嗯,就是森森这勋章多点儿。。。

为了占个好位置,头天办的web check in,当然了,上飞机一看还不是想要的空间大点儿的座位。也难怪,紧急通道一般都是锁定的,想自个儿选不太容易。那天宅胖爸妈去南京,登机时间和我们差不多,托运完行李还见了个面,挺好。T3太大这事儿就不赘述了,反正我觉得是大而无当,完全没有必要。里面的商业也没规划好,全都是半死不活的样子。猫总淘腾完化妆品我们就找地儿吃饭,有个餐厅门口站了个巨能喷的姑娘一通中英日棒子文狂喷,特别能拉客,我估计但凡这儿路过的有点儿吃饭想法的都被她忽悠进去了。味道和想象的一样非常一般,椰青水特别甜,难不成加了糖?服务员传菜的窗口有点儿意思,紧挨着bvlgari专卖店,看来宝格丽到了T3就降格了。

后来看到Bally那个店更惨,旁边儿紧挨一巨味儿的餐厅,来看皮货的还得顺带闻闻油烟味儿。我家旁边的广场上每晚都有人扭秧歌,非常吵,离他们20米就是rauph lauren专卖店,你说这生意能好吗?北京这地儿和精致专业氛围什么的是沾不上边儿啊。奥地利航座位花花绿绿挺扎眼,就是挤点儿。空姐儿们从头到脚一水儿大红色,看着眼晕。(不知内衣是否也是大红色?)有点儿意外的是飞机上一个讲中文的空姐也没有。考虑到当天是我阑尾炎手术拆线后第一天,为了保护伤口,按医生嘱咐,头天晚上特地买了个腰束。在卖女内衣的店试腰束,不知道多少老爷们儿有这经历,我是不想来第二回了。售货员大姐挺高兴,这特大号的算是卖出去了。腰束上好多小钩儿,系上真够费劲的,觉得女性是太不容易,为了保持个身材得遭多大罪啊。系上之后觉得还挺管用,主要是把腰勒紧了,伤口贴合的更紧密,减小了起飞降落时对伤口的冲击。

大概飞了十个小时后飞机正点儿落地。海关的人神情冷漠,当然了,欧洲人通常都不太友善,这也是我不太喜欢去的原因。哪儿都跟我国似的啊,见谁都是GOOD DAY。机场不大,嗯,跟神州大地比哪儿的机场也不大。出来后按照Lonely Planet的指示坐了CK car service,到市中心33欧,比出租便宜点儿。停车场一看,就一保姆车,要是人多就更划算了。装好行李上路,习惯了北京的野蛮驾驶,突然来到一个在有stop sign标志会停车观察的城市真有点儿不习惯。道路两旁绿化特别好,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样子。路上双B和大众的车很多,斯柯达也不少,有许多是大屁股的旅行版。可能是周末的原因,高速上车还挺多,看得出很多都是手动柴油,这两项号称欧洲人选车的硬指标,我们坐的那辆也是,后来还坐过s350柴油手动版,很对我这个手挡狂人的胃口。注意到不少车上都安装有便携式GPS,有的是专门的GPS有的是手机,不知道地图是不是也从网上下的?呵呵,反倒是专门的车载导航基本没看到,看来这儿的驾驶员很务实嘛。市里头没堵车,估摸也是周末的缘故。一路没看到高楼大厦,就一个高楼,好像是个银行总部,长的跟军博边儿上的彩电大楼似的。住的地方叫Austria Trend Hotel Rathauspark,建于1880年,茨威格在这儿住过是个卖点。你可能不知道这个人(比如我)但一定听到过他写的书名字,其中之一是《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酒店在市中心,是典型的巴洛克建筑,旁边是维也纳大学。酒店电梯挺有意思,是老电影里那种铁笼子式样的,这次算见着真家伙了。

到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问前台哪儿有餐厅哪儿有超市,说都关了,建议我们往车站碰碰运气。运气不太好,看见个小超市,周六六点关门,周日休息,跟澳洲差不多。可怜的猫总忘了带手机充电器,我忘了带牙膏。。。转到旁边一个tram车站,人还挺多,后来注意到这是个大站。车站有卖水的和简单吃的的,还有个卖土豆饼的,买了一个两人路上分着吃了,味道不错。回酒店的路上一人儿没有,有点儿渗得慌,我警惕的眼神儿啊四处乱扫,倒也没遇到什么情况。街上看见了个smart,觉得这车放在这儿跟环境挺配的,不像北京那么不协调,北京停个双环我倒是觉得挺协调。打开电视,频道挺多,全是德语,就一CNN还能听懂点儿。天儿挺冷的,棉猴儿带对了。没敢洗澡,肚皮上还贴着个大号创可贴,拆线三天后可以拿下去,今天是第二天。拿掉之后再过两天就可以洗澡了,你知道我从进医院后得快十天没洗澡了,我太期待了我。

还是森森,天线上是给他买的小帽子,一走两礼拜回来一看没了。

搬家

折腾了很久,算是告一段落了。新家在猫总的精心设计下布置得很漂亮,我们都很满意。之前的房子我打算搞成个工作室,玩玩儿暗房,然后再组织个观片会什么的,把业余爱好玩儿出水平来,哈哈哈。(一道冰冷的目光射来,做什么大头梦呢你)地方儿大了,我们当然挺高兴,就是斯小森以后要受苦了,没地库停了,只能风吹日晒了,可怜的娃。


森森哽咽着对大伙儿说,再会了邻居们,谢谢你们每晚陪我,再会。

希望乔迁之后一切顺利!

开罗

老城里面各种宗教场所比较多,我们也就挑重要的看了看,比如阿米尔清真寺。脱鞋没什么说的,男的没有着装要求,女的则必须包上头,女游客的话还必须披上寺里提供的绿袍子。出门时遇到交通管制,看到几位人高马大西服革履的墨镜帅哥在四周警戒,外套下隐约可以看到自动武器的轮廓,不知道是什么大人物来了。


地铁站





路上交通还是混乱不不堪,路中间的交警公然管司机要烟抽,路边执勤的警察也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不知道真遇到事儿能有战斗力吗?

着急去伺候首长

离开老城驱车前往孟菲斯参观拉米西斯神像,神像平放在地上,上面修了个房子保护起来,因为一直被埋在沙漠的缘故,神像的状态保持的非常好。周边小贩叫价非常不靠谱,开价200刀的石像最后5刀成交。值勤的警察把AK戳在地上招呼给他照相,当然了,照完了就要小费,唉,堂堂暴力机器堕落成这样。



吃过午饭大家纷纷表示愿意回酒店休息,我也抓紧时间带想买纪念品的去买。晚饭是尼罗河游轮。路上停下拍了几张尼罗河。



自助餐丰富的很,舞蹈表演也十分精彩,肚皮舞女郎邀请首长们跳舞时大伙儿都有点儿害羞,但是大老板很有风度,陪着跳了一段,挺有气度,难怪年纪轻轻就是一号。



晚上打包收拾东西,准备第二天回去。临走时把国内带来的吃的都留给司机了。去机场送机的就是最开始来接我们的“诸葛亮”。要出发了告诉我得拿着电子票行程单,不然进不了候机楼,你大爷的,早干嘛去了,还好我留了,不然虾米了。最可恶的是让他一定确定好起飞时间,结果还是搞错了,开罗已经是夏令时了,时间往后调一小时,他居然还是按照标准时间给安排的,得亏我一早发现了。更可气的是他还一肚子话,你个助理不把助理的事情做好还好意思跟客人摆扯?到了机场也不太顺利,当天开罗机场为了锻炼员工的动手能力,模拟了一下断电时候完全手工操作的程序,这叫一个慢啊。旁边有个团体柜台,但工作人员不会英语,让助理给联系一下死活不去,说不是他的工作,终于没忍住,翻脸了。骂了一顿老实了,给去联系团体柜台,稍微快了一点儿。埃及人办事儿就是不靠谱,说的明明白白给我把里程积上了,结果后来一看果然不错所料的没积上。

办完登机手续过安检,我是第一个,海关的人非说我箱子里有违禁品要打开检查。我那箱子就跟新概念第三册里似的,打开就关不上了,没办法,开吧。开了之后啥也不看,一个劲儿跟我叨唠马尼马尼。合着就是找碴挣点儿小钱,我说给你十刀,前提是我们这个团所有人都必须顺利过,不许再查行李。他完全同意,也不查了,赶紧帮我收拾行李,更可笑的是我们每个人从他这儿过的时候他也不看监视器了,一边儿给我收拾东西一边儿给大家挨个敬礼,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照这个检查程度,我们想带什么违禁品也能带了,这国家真是完了。

在新加坡转机的时候看到了著名唐僧演员和他那更著名的妻子,跟我们同一班机回北京,路上很顺利,就是落地之后又悲剧了,上次在南非行李出问题的两位这次又出问题了,行李给拉在新加坡了。不过得说咱们民航服务不错,马上联系,登记,而且第二天一早就给送到了客人外地的家里。在海关入境时候比较搞笑,我这个假洋鬼子老老实实排老外的队,人多窗口少,大伙儿早到提行李的地方儿了我才赶到,首长们纷纷嘲笑原来国际友人没什么特殊待遇嘛。十一入境时候又是一样,老外队人居多,边防就喊港澳台可以走中国公民通道,我也就死皮赖脸跟过去了,长官一犹豫,说算了你也从这儿过吧就让我蒙混过关了。我打算以后就走自己人通道了,不让过再说。嗯,要是跟我说中文我就假装不会中文,说英文我就装不会英文。。。

五月份分别发生了两起严重空难,我们出发前的5月13日,一架利比亚飞机从约翰内斯堡起飞后摔在了目的地机场上,104人只有1人生还。紧接着,5月22日一架印度飞机从迪拜起飞后在降落时复飞失败,166人仅有8人幸免于难。而约翰内斯堡和迪拜都是这次旅途我们起飞和降落的地方。我们总共经停没几个机场,北京、新加坡、约翰内斯堡、开普敦、开罗、迪拜,结果其中两个在出行的同一个月里出了这么大事情。坐在候机楼里,想到不过是几天之前,某架从这儿离开的飞机就再没能回来,机上的人很可能和我们坐过同样的座位,在同样的商店里买过东西,但他们却再没能回到家人身边,不免有些唏嘘,感叹生命之无常。我们平安回来了,感觉很幸运。Anyway,顺利去平安回,中间没出大问题,遇到的困难都顺利解决了算是没给公司丢脸,也算是完成任务了。不过这趟差出的真是,够累的,安排行程这些事儿太麻烦了,中间又这么多变故,居然让我过关了,不得不佩服我自己。嗯,其实我想说的是,家里出行的话,还是由资深旅游专家猫总来安排吧。。。

非洲是个不太容易到的地方,有机会去一次还算不错,我看到了壮丽的自然与古人的神奇,火辣的黑妞儿和淳朴的农民,但种种怪象让我深刻认识到这是一片没有希望的大陆,难怪这么多年来这么多国际组织的救济起不到作用,这是整个大陆的问题,往片面里说就是人种问题,就不多说了,总之让我再来一遍我是不干了。

嗯嗯你知道,事情的发展往往跟预期的不同,就在我逮谁跟谁说这破地儿打死也不去了之后,老板找到我说这次安排的很好,其他单位也想去,还是你来组织。我说不是吧,他说是的,他说你丫表现太好了,客人们回去一吹,其他人听了不干了说都得去,而且明确表示了,老板可以不去,反正去了也啥都不会,但是宅胖必须去。我无语,说那好吧,然后他一句话话完全击倒了我,他说“我还没说完呢。。。你得准备至少再去两次。”

我。。。

2010非洲行的流水账就到这儿了,谢谢观赏,再会。


阳光透过Hotel Amarante Pyramids酒店的窗户透射进来,这是在非洲拍的最后一张照片

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位于埃及最北端口,距开罗三小时车程,是埃及最美的城市,被称为“埃及新娘”。是世界上第一座以亚历山大命名的城市,建城已经2300多年。亚历山大毗邻地中海,与人们印象中被黄沙包围的埃及其他城市完全不同,建筑也很西化,明显感到卫生程度比开罗高很多。据说30%人口是外国人,是北非地区著名海滨城市。行驶在亚历山大海滨大道上,确让人有心旷神怡之感。

拉达,这个在神州不多见了,后面是蒙塔扎花园建筑,现在归政府了,门口有大兵站岗

连接开罗和亚历山大的公路虽然不宽但路况不错,非常平坦,看来是没什么超载大车压来压去。路上的服务区也是功能齐全,个人感觉比国内的好。埃及上厕所是要给小费的,行情是一埃镑,身上没零钱,就拿清凉油代替,看门儿的倒也乐得接受。说到清凉油,早就听说这是当地硬通货,到埃及之后发现果然如此。看到我们是中国人相貌,跟我们接触的人都会要清凉油,我估计这是当地普及程度最高的汉语了。路上看到对面方向有很多卖西瓜的,大家纷纷要求回开罗时候买来尝尝。



这位莫非是花样游泳队退下来的?

来之前没做功课,只知道亚历山大灯塔早已灰飞烟灭,却不知在原址上建立了一座城堡,盖被伊城堡。这是15世纪时埃及国王玛姆路克苏丹为了保卫海岸线而建造的,据说里面还用了一些亚历山大灯塔废墟中遗留的石块,可以被认为是那座传奇灯塔的最后印记了。

值得一提的是中午那顿饭让我很是满意,在一座古老的临海建筑里,侍者都是彬彬有礼的着西式服装的中老年人,看介绍餐厅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环境说不上多豪华但一尘不染,整个环境和服务透着一股跟整个埃及不一样的精致劲儿。饭后前往庞贝柱参观,庞贝柱又称萨瓦里石柱,坐落在老城区。萨瓦里在阿拉伯语中是“桅杆”的意思,因641年阿拉伯人占领亚历山大后因庞贝柱看上去像极了帆船的桅杆而得名。庞贝柱其实和庞贝无关,是公元二世纪时为感谢罗马皇帝在此地赈济灾民而立。但很多西方人士认为庞贝战败后死在埃及,骨灰就安放在柱子上面,因此称之为庞贝柱。当年这里耸立的并不是单单这一根,而是一个有四百根石柱的石柱阵,沧海桑田,其他石柱和很多建筑纷纷消失了,只有这根最粗壮最坚固的石柱保留了下来,并成为亚历山大的标志。


残存的其他柱子

旁边的民居,埃及的法律是如果房屋没盖完就不用交税,所以到处可见这样故意差点儿不完工的房子,当地市容差跟这有很大关系,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半吊子楼,其实早完工住人了。

回开罗的路上在一个瓜摊停了下来,由资深挑瓜人士杨书记负责挑选,资深吃瓜人士宅胖负责买单,买了两巨大的西瓜,换算人民币大概五十元,看这分量这个头儿,我估摸在国内五十块买不下来。卖瓜的是一对老夫妇,看得出对这单“大生意”很重视,也看的出生活拮据的很。我在农村生活过,深知生活之不易,虽然这些年对很多悲惨的事情已经变得无动于衷,但对老人还是总怀着悲悯之心,临走时候多付了一倍钱,自当是积德行善吧。沙漠地区天气炎热,通常西瓜糖分都很高,晚上打开一吃大家纷纷叫好。

晚餐还是中餐,看到餐厅门口停着辆面包车,上有某航空公司标记。我的好哥们儿老牛那段时间也在埃及,为开通埃及航线做准备,但是我到开罗联系他时知道他已经回北京了,上楼一看,那桌客人一个都不认识,也就没跟人家套近乎。说到老牛,丫是我大学时同学,纯回民,祖居牛街很多年。当时年幼无知,总下套让他吃不该吃的东西,罪过罪过。老牛不姓牛,但考虑到他的出身,性格,我给他取了这么个外号,久而久之他的真名已经没人记得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姓牛呢。我毕业后第一次出差就是跟他一起去武汉,还分别在归元寺求签,时光荏苒,一晃十多年,这两签真是准极了。就是旅游景点的商品太不靠谱,我们买的一次性相机只冲出了六张。。。此牛性格沉稳,为牛忠厚,前途似锦,是民航界冉冉升起的明星牛。前段时间听说他高升了,给他打电话,此牛开始甚是高兴,嗯,然后我话锋一转,说你丫首先得感谢当年我让开位子,其次得感谢党的民族政策,哈哈哈。。。赶紧把电话拿开,果然耳机里传来阵阵牛叫,我们人类实在听不懂只好挂了。我们这届赶上了好时机,很多人走上了领导岗位,知道你们有时来这儿看看,兄弟我祝各位长官步步高升了。

2000年某胖在武汉黄鹤楼留影

一早

赶赴大名鼎鼎的埃及博物馆,照样还是混乱的交通和肮脏的街道,我是真不喜欢到所谓民族特色地区旅游,(一般也就是落后地区)看着就不舒服。水面上甚至漂浮着死狗死马,不由得感慨当地人民的忍耐力。导游还是话不多,而且多说几句就发现中文确实比较一般,而且明显对工作没什么热情。就是路过开罗大学时候丫开始狂喷说开罗大学多牛逼,他就那儿毕业的,之后每次路过都得车轱辘话来一遍,不知道咱这儿清华出身的是不是也这样?

博物馆安检很严格,也不让带相机进去,里面展品也算是丰富,有各种木乃伊,人的,猫的,鳄鱼的。。。但进门之前如果有很高期待的话,那肯定会失望的。个人而言,我觉得所谓古埃及文明不过就是人类及其他动物类遗体处理学外加围绕这个主题建设的各种建筑物各种文字和各种饰品,当地也没什么工业,基本上各路人马就指望游客挣钱了,难免让人觉得厌烦。

中午照例是中餐,老板娘是位华人,套了身儿当地女性服装,怎么说呢,挺感慨的,不容易啊,能扎根在这儿真是不容易。以色列总人口比埃及少得多,也有几万华人,埃及这么大国家,据说连一万都没有,可见是真不行,连最有吃苦精神的华人都不愿在这儿生活。

吃饱喝足,继续上路,突然间,金字塔就卒不及防的闯入了视线,不经意间所谓人生必去的景点又少了一个。






警察驻守地


一位西装人士突然出现





关于金字塔狮身人面像具体介绍请参考网络,狮身人面像的确如很多人提到的一样非常渺小,让人大失所望,跟照片里的形象完全不一样。另外据路边社消息,他老人家的鼻子早在十四世纪的游记里就已经没有了,所以不是拿破仑炮轰的。当然了,这又带来一个新的可能,拿破仑当时确实用炮轰了,只不过轰的时候鼻子已经没了,这个路边社信息并不能完全消除拿破仑曾经炮轰狮身人面像的可能。
和别的地儿一样,景区里到处都有旅游警察,穿个白褂子递勒个黑棍子溜达来溜达去。他们目光所及,小贩们也不敢太造次,但稍微偏远点儿的地方,当地人还是各显神通的想额点儿游客的钱。

先是一位小贩指天发誓戴他的头巾不用钱忽悠杨书记戴头巾照了相,然后说戴头巾不要钱,但是戴头巾照相就要钱了。给了点儿小钱,然后我把那头巾拿走了,杨书记表示非常感谢,接下来几天他就一直戴着头巾扮当地人了。

后来在骑马照相的地方又遇陷阱,当然了,这事儿在神州大地礼仪之邦也非常普遍,甚至更加过分,所以收拾他们也不是很难。谈好价之后收钱时又变卦,说当时的价钱是一张的价钱,不是照相这事儿的总价,所以得翻十倍。奥,对不起,英语不好,就这些,不要拉倒。收钱之后告诉说他不是主人,主人在旁边,所以我给他的钱是介绍费,具体的费用我得跟主人谈。奥,反正这儿离警察也不太远,我钱也给了,你们怎么分是你们的事儿,不成就让警察先生解决。说了这么多埃及不好,这点儿还是不错的,至少警察还是有威慑力的,不是跟这些刁民蛇鼠一窝的,简单说,就是还有地儿说理的。听了那么多礼仪之邦景点坑游客还无处申诉的事情再看看埃及,不得不感慨某大国已经堕落到了什么程度。

离开金字塔就去旅行社安排的礼品店,还是一股义乌味道,实在不值一买,导游不高兴了,不说话了,5点钟就安排我们吃饭了,我当场翻脸了。。。一早就让他给我们安排一次当地特色饭,让他跟我们一起吃。小子答应好好的现在变卦,不知道这次活动从准备到进行都是我准备的吗,这不是给我添堵吗?立刻大棒胡萝卜一通招呼,打给当地旅行社表示不满,旅行社负责人又给导游打电话,导游无奈答应给我们联系餐厅。大家下车后我留下跟他聊了聊,给了一百美刀,让他好好干。我当然知道一个月均收入不到一百美金的地方,一百美金小费意味着什么,果不其然,两眼冒光,深刻检讨,表示一定好好干,这才对嘛。给人东西就给的让他一下印象深刻,无法拒绝,平时中秋什么的别到处是人不是人的送月饼送红酒送哈根达斯券,给十个人每人五百不如给一个人五千,而且往往后者作用更大。人都是金钱的奴隶,这位导游先生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马上找最好的餐厅,这会儿也不说到点儿得下班了。那餐厅还真不错,主吃烤鸽子煮鸽子和其他方式做的鸽子和羊肉,烤鸽子里面塞着米饭,好吃的不得了。晚上照例泳池边儿上喝酒打屁,首长们表示非常满意。

一早

奔赴机场,提前了三个小时,早就听说以色列安检严格,加上从埃及过来时候的经历,大伙儿决定还是早点儿到吧,踏实。安检果然很严,每个旅客都会被查被机器扫两遍。第一遍安检官会用英语说一下为了保障安全需要安检之类的话,然后问有没有带这个有没有带那个,一个个儿说的都特溜,我心想这以色列人不愧是米国人的好朋友,英文真不错啊。后来发现合着就是这几句特顺溜。。。有个故事大意是这样,一个著名书法家给一个酒店写了个匾,伙计每天都用抹布擦一遍,而且每次都是顺着笔画擦,二十年后一场大火匾烧没了,可是伙计凭借二十年来练就的抹布功顺利的把那几个字还原了,而且所有人都认为跟真的丝毫不差,大家纷纷请他再写点儿别的,伙计说了,不好意思,就会写这几个字,这是天天用抹布擦才练出来的。过了第一次扫描后护照上贴个条,紧接着还有第二次,如果顺利通过的话就再给贴个条,有疑问的要拿到安检台手检。很不幸,我们一大半人都需要手检。安检台只有两个女孩子在工作,他们检查的对象一位是阿拉伯相貌的男士,一位是阿拉伯相貌的女士,生生查了二十分钟都没完,大家不免有些急躁。我赶紧去找管事儿的,管事儿的耸耸肩说我理解你,如果我们有足够人手的话就不会这样了,可是我们没有,我。。。经过再三催促,终于又来了两位,这时候有个老鬼佬,听口音是合众国来的,假装别人是空气,一个箭步就插到队头了。我拦住他,他还挺有理,说延误了我要负责,我说你担心延误就早点儿来机场,总之不许插队。丫还德比得德比得,我也跟着德比得德比得,骂人谁不会啊真是。当然了,作为米国人的坚强后盾,以色列的小鬼还是给他办了,条件是我们的人不用手检了,靠,什么社会啊这是。我带首长们往check in柜台过去,后面一位南亚大叔拍了拍我肩膀,冲我树了个大拇指,你看,美帝及其走狗在哪儿都不招人待见吧。

过关之后看见一辆斯巴鲁傲虎摆在那儿,算了算价格,跟中国差不多,我心里平衡多了。因为飞机晚到,所以延误了一个多小时,据说是天气不好。快到开罗时候看到满天黄沙,一副破败的景象,恍惚中有点儿猪八戒要来的意思。这场沙尘暴还是挺厉害的,第二天看新闻说港口都关闭了。落地之后先看见一架被放弃的空客320,停在跑道边,轮胎都没气了,看来是放了很久。阿拉伯人不会保养绝对是名不虚传。据说两伊战争期间,两边坦克故障了都不带修的,换个新的接着打。嗯,得亏有个神州大地以几十万美金一辆的白菜价两边儿卖,不然都没得玩儿。说到这儿,不由得再次佩服一下保利的人,太牛了,两边儿卖装备,两头钱都挣,绝对的军火大亨,生意做成这样真是没什么可说的了。过海关时候看见有位穿白制服的警察不停地向过路的便衣和制服人士敬礼,新警察吧,哈哈。出关很顺利,导游换了一个,感觉不好,一看就是老油子。一路不停的和助理和司机聊天也不怎么讲。路上堵车很厉害,总之谁也不让谁,另外没看见过红绿灯,各路人马,汽车啦,摩托啦,驴车啦,行人啦交叉混行谁也不让谁,北京比起来好太多了。跟以色列一样,街上有很多猫,应该说有更多的猫,到处都是,想来也正常,埃及自古就是猫的国度嘛。建筑特别破,加上满天的黄沙,感觉比神州二线城市还要落后二十年。车都挺破的,简直是惨不忍睹,倒是颇有些奇瑞比亚迪混迹其间,看上去跟整个环境还挺协调。

从机场出来就去了汗哈利利集市,外国游客必去之地,导游反复提醒小心小偷。下车后一片嘈杂之声,果然很有集市的感觉。东西没什么可买的,基本都是义乌出的,我们几个人找了个露天位置坐下来,吸水烟喝咖啡,倒也惬意。旁边经常有小贩试图过来兜售点儿小东西或者是乞丐来要点儿小钱,如果旁边有警察的话就倒霉了。警察拿着棍子就往身上轮,都给赶走了,看来比城管有战斗力的队伍还是有的。这些警察都挂着Tourism Police的臂章,是专门负责维持旅游景点儿秩序的。埃及治安不好,加上旅游业又是支柱产业,所以政府对游客的保护还是很重视的。水烟其实味道一般,我很久不抽烟了,没什么感觉。坐下来时候就跟老板说了别拿差东西糊弄,该多少钱给多少不会亏待他。照顾的还真不错,土耳其咖啡也很地道。走的时候秉承了我给人占小便宜的传统多给了10%,老板挺高兴,那话怎么说来着,穷家富路,再说了,又不是我的钱。。。


一只小猫在巡视自己的地盘儿

一个当地哥们儿飞奔


这次出来酒店是个亮点,条件都不错,这个也不例外。在嘈杂喧闹的开罗城里灰头土脸转了半天突然进了个安静整洁的场所,感觉还真是不错。抱怨北京地铁安检的同志们(比如我)可以闭嘴了,这儿进酒店都得过x光,当然了,主要是针对当地人,游客不管。

奔波了一天大家都很累了,晚上聚在餐厅外面喝酒聊天,嗯,这些天下来我四川话水平提高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