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Blogs / 宅胖's blog / 第五日 晚安约堡

第五日 晚安约堡


By 宅胖 - Posted on 01 七月 2010

跳过了第四天是因为那天没什么游览,上午去参观选购钻石,在所谓4c标准之类的blabla忽悠下,大伙儿都买了些东西。当地地接的导游这回开心了,提成拿了不少。小哥们儿八岁来的南非,大学毕业后开始干导游,做事儿细心周到还很明事儿,晚上吃饭时我们多加了些菜,他悄悄把账给结了,说是谢谢大家。当然最后肯定不能让他掏钱,我又把钱给他了,但这小事儿让大伙儿都挺满意的。其实这些年我突出的感受是,上海中老年人和年轻人简直不是一个概念,很多上海年轻人性格都很好,不知是不是托改革开放的福。钻石买完镶好后已经很晚了,全都完事儿后都下午2点,也都没了再游览的兴致,就回酒店休息了。各自去游泳,或者在房间研究十 八大人事安排。。。

第五天上午坐车去了Pilanesberg National Park,非常远,坐了三钟头车,沿途看到了很多铁皮房子,据说是当地黑人住的。黑人普遍而言收入还是很低,很多人一个月也就一千多兰特,相当一千多人民币,当地物价可不算低,这日子就相当艰苦了。路上还看到一些比较破旧的中巴车,坐的也都是黑人,导游讲这个叫黑人巴士,因为除了黑人没人去坐,车况很差,开车的风格很像神州大地的司机。另外无论是开普敦还是约翰内斯堡,只要是路口就一定有黑人在兜售各种纪念品,不知道这营销网络是怎么建立的,真的是每个路口,一点儿不夸张,连郊区很小的路口都有,而且产品也都惊人的一样,不是世界杯纪念品就是塑料花,我看耗子会的组织者真应该跟黑哥们儿好好学学。说到黑人再多叨唠两句,目前南非执行的是保护黑人的政策,很多岗位都必须用黑人,坦白讲使得工作效率大为降低,前面提到的航班事件就是个例子,那样混水摸鱼的在中国早给开了,但在这儿没办法,因为他们是黑人。另外目前南非有点儿学马来,公司发展到一定规模就必须有黑人在里面占有股份,使得很多黑人跟着占了光,这些年南非黑人有钱人数量比种族隔离时代多多了。但是贫富分化也很严重,大部分黑人还是很穷,尽管政府有很多优惠政策,比如同样的买卖白人买得花两万,黑人就花五千,剩下政府补,但黑哥们儿与生俱来的特质使得他们还是挣扎在水深火热中,(经常能看到游手好闲的黑人在外面转)从而使得治安各个方面的情况不断恶化。白人们有钱人们已经搬离了市区,纷纷住到戒备森严的所谓高尚小区里,约堡市中心已然成为了犯罪天堂。这次世界杯的负面报道非常多也是个例证,长久下去,我看南非吃不了几年老本儿了。

在澳洲呆久了感觉所谓的国家公园就那么回事儿,里面的动物基本上是看不到,我们还算运气好,遇到了几个羚羊野猪小鬣狗什么的。


Pilanesberg National Park

秋天到了,草黄了

一只小鬣狗(是吧?)

看看大伙儿都干吗呢

鹿群

领头儿的

小野猪

回中国后就很少见到的小车ka

这头没吐舌头

中午吃饭时候餐厅外面踢球的人

这组雕像描绘的是豹子扑羊群

所谓六星酒店

最后到号称六星酒店的太阳城赌场看了看,还是那句话,跟神州大地比起来,就那么回事儿。。。

晚上坐埃及航空飞机去开罗转机去以色列,说到埃航,当初大伙儿死活不坐埃航飞机,说第三世界国家航空公司不靠铺,可是如果先去南非的话,就怎么也绕不开埃航。这事儿着实让我头疼了很久。从南非去以色列除开埃航还有三个选择,埃塞俄比亚航,阿联酋航和以色列航。坐埃塞俄比亚航空?我就不说什么了,估计我提出来会被打。以航空姐儿倒是挺好看,当年在首都机场工作的时候大家公认鬼妹空姐里以航的最好看,那会儿以航飞机一落地,我们就开着单位挂民航牌照的大屁股桑塔那过去看漂亮姐儿,时间苍鹰,都十年前的事儿了。。。可以航再好,架不住以色列仇人太多,之前发生过跨越非洲大陆的以航航班被地空导弹袭击的事儿。人家以航更牛,居然飞机上配备了干扰系统,最后毫发无损。阿联酋航的问题在于需要转机迪拜,但是考虑到迪拜不允许以色列签证持有人入境,担心转机遇到麻烦。今年春节期间就发生过多起中国游客因护照上有以色列签证而被退回出发地的事儿,实在不原冒这个风险,出门在外,安全第一。否则一开始就全程安排阿联酋航了,新航是好,就是这价格。。。

海关过的很顺利,碰到一个会说几句中文的关员,没什么废话,让我留下了对南非的最后的好印象,因为下面发生的事儿简直是可笑。办理退税的时候按规定300美元以上不能退现金,我忙着给大伙儿翻译填表,正忙乎着,团里的一位大姐让我跟办事儿的沟通一下,说那人有话说。说是大姐,从年龄上来说确实是大姐比我大十多岁孩子都上中学了,但从相貌身材皮肤上看,我的妈呀,要不是我早就知道她多大岁数,我还当这是同龄人呢,四川女孩就是保养好,不愧是天府之国养育的。走过去一问那办事儿的什么情况,说是渴了,想喝水,合着是要小费呢,想喝可乐,旁边儿的说想喝雪碧。虽然也去过些落后地区,这么直接要钱的还真是头回见,尤其发生在这个所谓的非洲最发达国家,让我多少还是有点儿意外。我说这样儿吧,我给10美元,你两分,但是得帮我朋友直接拿现金退税,行不?两人使劲儿点头说没问题,就给了,别说,还真给办事儿,虽然大家的退税金额远远超过了规定数字,但在边儿上都直接退了现金。就是当时有点儿乱,没能都顾上,有两个旁边办的因为办事儿的没拿到钱所以还是给公事公办了。这是个小莱森,啥时候都得全照顾上,否则没照顾上的多少有点儿不乐意。这回出来深刻体会到当老板的不容易,我这跟班儿的也跟着很不容易了一趟,挣点儿钱真是太难了,尤其是跟对方相处之道,事无巨细都得动脑子,我这粗线条儿看来还是适合在袋鼠国呆着,但是既然回来了,我怎么也得拿出kingboxing的志气来,混不好我就不回澳洲了!(真混不好还是回去吧,那儿比较好混)

帮首长们退税拿钱的时候,那个管发钱的身材巨火辣的小黑妞儿跟我有一搭无一搭的聊,后来问我能做我女朋友吗,我说哎呦,古时候还行,现在我们中国不时兴一夫多妻了。她又问我是不是因为她是黑人所以中国人不喜欢她。我说当然不是了,肤色不是问题(其实这是最大的问题,鄙视我吧)语言啦文化啦这些差异,比如你喜欢吃鱼我喜欢喝粥,长久以往怎么相处呢,你说是吧。小姑娘听了一乐,又闲聊了一会儿就啪啪啪把章盖上,绿花花的票子到手了。不知道她跟每个华人都这么说呢还是因为我太帅太有风度了才跟我搭讪的。(当然是后者了)你说为了给大伙儿退点儿税我容易吗。

想抽烟的领到吸烟室,想买东西带到商店,想喝咖啡的给点好端过去之后,终于可以抓紧时间寻摸些纪念品了,都仔细一看都差不多,透着义乌产品的范儿,实在没什么可买的。后来花了100兰特给森森买了个世界杯吉祥物的小吊坠,可以挂在后视镜上。郁闷的是回国在国瑞城发现一摸一样的只卖四十多,我。。。我打算给我这个缝个布条,上面注明“这是南非买的”。

随着埃航的飞机起飞,南非之行就这样匆匆结束了,虽然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其实去哪儿旅游不都得自个儿小心自个儿多上心吗,有机会的话,以后再去了。

晚安约堡,早安特拉维夫。

最近继续准备非洲资料时候看到的,不是鬣狗不是狐狸,是豺。

那个不是狐狸么……

是狐狸?
我还一直当是小鬣狗呢。。。我也不知道狐狸长啥样儿啊。

也是刚看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