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Blogs / 宅胖's blog / 开罗

开罗


By 宅胖 - Posted on 18 十一月 2010

老城里面各种宗教场所比较多,我们也就挑重要的看了看,比如阿米尔清真寺。脱鞋没什么说的,男的没有着装要求,女的则必须包上头,女游客的话还必须披上寺里提供的绿袍子。出门时遇到交通管制,看到几位人高马大西服革履的墨镜帅哥在四周警戒,外套下隐约可以看到自动武器的轮廓,不知道是什么大人物来了。


地铁站





路上交通还是混乱不不堪,路中间的交警公然管司机要烟抽,路边执勤的警察也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不知道真遇到事儿能有战斗力吗?

着急去伺候首长

离开老城驱车前往孟菲斯参观拉米西斯神像,神像平放在地上,上面修了个房子保护起来,因为一直被埋在沙漠的缘故,神像的状态保持的非常好。周边小贩叫价非常不靠谱,开价200刀的石像最后5刀成交。值勤的警察把AK戳在地上招呼给他照相,当然了,照完了就要小费,唉,堂堂暴力机器堕落成这样。



吃过午饭大家纷纷表示愿意回酒店休息,我也抓紧时间带想买纪念品的去买。晚饭是尼罗河游轮。路上停下拍了几张尼罗河。



自助餐丰富的很,舞蹈表演也十分精彩,肚皮舞女郎邀请首长们跳舞时大伙儿都有点儿害羞,但是大老板很有风度,陪着跳了一段,挺有气度,难怪年纪轻轻就是一号。



晚上打包收拾东西,准备第二天回去。临走时把国内带来的吃的都留给司机了。去机场送机的就是最开始来接我们的“诸葛亮”。要出发了告诉我得拿着电子票行程单,不然进不了候机楼,你大爷的,早干嘛去了,还好我留了,不然虾米了。最可恶的是让他一定确定好起飞时间,结果还是搞错了,开罗已经是夏令时了,时间往后调一小时,他居然还是按照标准时间给安排的,得亏我一早发现了。更可气的是他还一肚子话,你个助理不把助理的事情做好还好意思跟客人摆扯?到了机场也不太顺利,当天开罗机场为了锻炼员工的动手能力,模拟了一下断电时候完全手工操作的程序,这叫一个慢啊。旁边有个团体柜台,但工作人员不会英语,让助理给联系一下死活不去,说不是他的工作,终于没忍住,翻脸了。骂了一顿老实了,给去联系团体柜台,稍微快了一点儿。埃及人办事儿就是不靠谱,说的明明白白给我把里程积上了,结果后来一看果然不错所料的没积上。

办完登机手续过安检,我是第一个,海关的人非说我箱子里有违禁品要打开检查。我那箱子就跟新概念第三册里似的,打开就关不上了,没办法,开吧。开了之后啥也不看,一个劲儿跟我叨唠马尼马尼。合着就是找碴挣点儿小钱,我说给你十刀,前提是我们这个团所有人都必须顺利过,不许再查行李。他完全同意,也不查了,赶紧帮我收拾行李,更可笑的是我们每个人从他这儿过的时候他也不看监视器了,一边儿给我收拾东西一边儿给大家挨个敬礼,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照这个检查程度,我们想带什么违禁品也能带了,这国家真是完了。

在新加坡转机的时候看到了著名唐僧演员和他那更著名的妻子,跟我们同一班机回北京,路上很顺利,就是落地之后又悲剧了,上次在南非行李出问题的两位这次又出问题了,行李给拉在新加坡了。不过得说咱们民航服务不错,马上联系,登记,而且第二天一早就给送到了客人外地的家里。在海关入境时候比较搞笑,我这个假洋鬼子老老实实排老外的队,人多窗口少,大伙儿早到提行李的地方儿了我才赶到,首长们纷纷嘲笑原来国际友人没什么特殊待遇嘛。十一入境时候又是一样,老外队人居多,边防就喊港澳台可以走中国公民通道,我也就死皮赖脸跟过去了,长官一犹豫,说算了你也从这儿过吧就让我蒙混过关了。我打算以后就走自己人通道了,不让过再说。嗯,要是跟我说中文我就假装不会中文,说英文我就装不会英文。。。

五月份分别发生了两起严重空难,我们出发前的5月13日,一架利比亚飞机从约翰内斯堡起飞后摔在了目的地机场上,104人只有1人生还。紧接着,5月22日一架印度飞机从迪拜起飞后在降落时复飞失败,166人仅有8人幸免于难。而约翰内斯堡和迪拜都是这次旅途我们起飞和降落的地方。我们总共经停没几个机场,北京、新加坡、约翰内斯堡、开普敦、开罗、迪拜,结果其中两个在出行的同一个月里出了这么大事情。坐在候机楼里,想到不过是几天之前,某架从这儿离开的飞机就再没能回来,机上的人很可能和我们坐过同样的座位,在同样的商店里买过东西,但他们却再没能回到家人身边,不免有些唏嘘,感叹生命之无常。我们平安回来了,感觉很幸运。Anyway,顺利去平安回,中间没出大问题,遇到的困难都顺利解决了算是没给公司丢脸,也算是完成任务了。不过这趟差出的真是,够累的,安排行程这些事儿太麻烦了,中间又这么多变故,居然让我过关了,不得不佩服我自己。嗯,其实我想说的是,家里出行的话,还是由资深旅游专家猫总来安排吧。。。

非洲是个不太容易到的地方,有机会去一次还算不错,我看到了壮丽的自然与古人的神奇,火辣的黑妞儿和淳朴的农民,但种种怪象让我深刻认识到这是一片没有希望的大陆,难怪这么多年来这么多国际组织的救济起不到作用,这是整个大陆的问题,往片面里说就是人种问题,就不多说了,总之让我再来一遍我是不干了。

嗯嗯你知道,事情的发展往往跟预期的不同,就在我逮谁跟谁说这破地儿打死也不去了之后,老板找到我说这次安排的很好,其他单位也想去,还是你来组织。我说不是吧,他说是的,他说你丫表现太好了,客人们回去一吹,其他人听了不干了说都得去,而且明确表示了,老板可以不去,反正去了也啥都不会,但是宅胖必须去。我无语,说那好吧,然后他一句话话完全击倒了我,他说“我还没说完呢。。。你得准备至少再去两次。”

我。。。

2010非洲行的流水账就到这儿了,谢谢观赏,再会。


阳光透过Hotel Amarante Pyramids酒店的窗户透射进来,这是在非洲拍的最后一张照片

半年前的游记终于都出炉啦~ 尼罗河cruise肚皮舞女郎的照片为啥只放一张呢,那个男舞者的还有三张……

这事儿不能说太细。。。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