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Blogs / 宅胖's blog / 奥地利--维也纳游记

奥地利--维也纳游记


By 宅胖 - Posted on 24 十一月 2010

十一去的维也纳、布达佩斯和布拉格,补上游记。本站签约作家猫猫咪对本次旅行和本游记作出了突出贡献,在此表示感谢。

十月二日一早儿奔赴机场,天巨好巨蓝,北京每年最好的日子也就是这两礼拜,可惜又错过了。定的十点的出租,的哥九点半就到了,说怕路上堵车。我们也提前不了,还是十点出来的。路上车不少,车祸也不少,东二环到T3,居然看到三个追尾,有一个还挺严重,这节是过不踏实了。说到车祸,今儿早上钟楼北桥上二环被一夏利顶了侧面,我两车门花了他大灯碎了。可气的是由于道路翻修刚铺的沥青还没重新划线所以责任算一人一半,我。。。得了,各自修各自算了,反正打打蜡也就没那么明显了,就只当是斯小森健美身躯上的一块伤疤吧。那话怎么说来着,伤痕是男子汉的勋章嘛。嗯,就是森森这勋章多点儿。。。

为了占个好位置,头天办的web check in,当然了,上飞机一看还不是想要的空间大点儿的座位。也难怪,紧急通道一般都是锁定的,想自个儿选不太容易。那天宅胖爸妈去南京,登机时间和我们差不多,托运完行李还见了个面,挺好。T3太大这事儿就不赘述了,反正我觉得是大而无当,完全没有必要。里面的商业也没规划好,全都是半死不活的样子。猫总淘腾完化妆品我们就找地儿吃饭,有个餐厅门口站了个巨能喷的姑娘一通中英日棒子文狂喷,特别能拉客,我估计但凡这儿路过的有点儿吃饭想法的都被她忽悠进去了。味道和想象的一样非常一般,椰青水特别甜,难不成加了糖?服务员传菜的窗口有点儿意思,紧挨着bvlgari专卖店,看来宝格丽到了T3就降格了。

后来看到Bally那个店更惨,旁边儿紧挨一巨味儿的餐厅,来看皮货的还得顺带闻闻油烟味儿。我家旁边的广场上每晚都有人扭秧歌,非常吵,离他们20米就是rauph lauren专卖店,你说这生意能好吗?北京这地儿和精致专业氛围什么的是沾不上边儿啊。奥地利航座位花花绿绿挺扎眼,就是挤点儿。空姐儿们从头到脚一水儿大红色,看着眼晕。(不知内衣是否也是大红色?)有点儿意外的是飞机上一个讲中文的空姐也没有。考虑到当天是我阑尾炎手术拆线后第一天,为了保护伤口,按医生嘱咐,头天晚上特地买了个腰束。在卖女内衣的店试腰束,不知道多少老爷们儿有这经历,我是不想来第二回了。售货员大姐挺高兴,这特大号的算是卖出去了。腰束上好多小钩儿,系上真够费劲的,觉得女性是太不容易,为了保持个身材得遭多大罪啊。系上之后觉得还挺管用,主要是把腰勒紧了,伤口贴合的更紧密,减小了起飞降落时对伤口的冲击。

大概飞了十个小时后飞机正点儿落地。海关的人神情冷漠,当然了,欧洲人通常都不太友善,这也是我不太喜欢去的原因。哪儿都跟我国似的啊,见谁都是GOOD DAY。机场不大,嗯,跟神州大地比哪儿的机场也不大。出来后按照Lonely Planet的指示坐了CK car service,到市中心33欧,比出租便宜点儿。停车场一看,就一保姆车,要是人多就更划算了。装好行李上路,习惯了北京的野蛮驾驶,突然来到一个在有stop sign标志会停车观察的城市真有点儿不习惯。道路两旁绿化特别好,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样子。路上双B和大众的车很多,斯柯达也不少,有许多是大屁股的旅行版。可能是周末的原因,高速上车还挺多,看得出很多都是手动柴油,这两项号称欧洲人选车的硬指标,我们坐的那辆也是,后来还坐过s350柴油手动版,很对我这个手挡狂人的胃口。注意到不少车上都安装有便携式GPS,有的是专门的GPS有的是手机,不知道地图是不是也从网上下的?呵呵,反倒是专门的车载导航基本没看到,看来这儿的驾驶员很务实嘛。市里头没堵车,估摸也是周末的缘故。一路没看到高楼大厦,就一个高楼,好像是个银行总部,长的跟军博边儿上的彩电大楼似的。住的地方叫Austria Trend Hotel Rathauspark,建于1880年,茨威格在这儿住过是个卖点。你可能不知道这个人(比如我)但一定听到过他写的书名字,其中之一是《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酒店在市中心,是典型的巴洛克建筑,旁边是维也纳大学。酒店电梯挺有意思,是老电影里那种铁笼子式样的,这次算见着真家伙了。

到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问前台哪儿有餐厅哪儿有超市,说都关了,建议我们往车站碰碰运气。运气不太好,看见个小超市,周六六点关门,周日休息,跟澳洲差不多。可怜的猫总忘了带手机充电器,我忘了带牙膏。。。转到旁边一个tram车站,人还挺多,后来注意到这是个大站。车站有卖水的和简单吃的的,还有个卖土豆饼的,买了一个两人路上分着吃了,味道不错。回酒店的路上一人儿没有,有点儿渗得慌,我警惕的眼神儿啊四处乱扫,倒也没遇到什么情况。街上看见了个smart,觉得这车放在这儿跟环境挺配的,不像北京那么不协调,北京停个双环我倒是觉得挺协调。打开电视,频道挺多,全是德语,就一CNN还能听懂点儿。天儿挺冷的,棉猴儿带对了。没敢洗澡,肚皮上还贴着个大号创可贴,拆线三天后可以拿下去,今天是第二天。拿掉之后再过两天就可以洗澡了,你知道我从进医院后得快十天没洗澡了,我太期待了我。

还是森森,天线上是给他买的小帽子,一走两礼拜回来一看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