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Blogs / 宅胖's blog / sisi 猪排 骗子 歌剧

sisi 猪排 骗子 歌剧


By 宅胖 - Posted on 26 十一月 2010

第二天一早四点就醒了,可能是时差的缘故,毕竟差着六个钟头。六点迷迷糊糊又睡着了。醒来之后把纱布揭开看了看,貌似恢复的还不错。出门之后发现人很少,天气阴冷,给我的感觉很墨尔本。酒店旁边就是市政厅议会什么的,就一路溜达过去了,伤口还是有点儿疼,不敢使劲儿走,纯溜达。一拐角就看见了这位“铁将军”他的名字是iron soldier,是一战结束后为了给战争遗孤捐款设立的。本来是木质塑像,每一位捐款的人都可以在上面钉个钉子,最后竟然钉下了五十万颗钉子,他也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10月4日维也纳要举办night run活动,目的是为了给失明儿童捐款,出发地就是市政厅。4日晚上回酒店时候在地铁上遇到了很多跑步打扮的人,出了站就更多了,看来好心人还真不少。后来看新闻,说是有八万人参加了这个活动。

市政厅

议会


tram

一路走过议会人民公园,人还是不多,但是旅游团已经出现了。皇宫附近简直就是游客的天下。有几个纪念品商店卖非常逼真的中世纪武器模型,很喜欢,但实在很难带回来,只好咽着口水离开了。皇宫和茜茜博物馆更是人山人海,由于从小对茜茜公主都是电影里那个甜美的形象,所以看到真人并且领悟到她真实的内心世界后觉得真是个可怜的人儿。维也纳还有个特别著名的传统项目是军马音乐表演,可惜时间不对,没能欣赏到,就看到了满地马粪。说到舞马,唐朝中国就已经培养了很多用于宫廷表演,能够跟随音乐起舞。安史之乱时这些舞马被充实到了军队里,军人不知道这些马的来历,看到它们总是听到鼓声就跳跃以为是还没驯化好,就使劲儿打这些马匹,可怜这些精心训练万里挑一的骏马就这么含冤死去了,所以说和平才是最宝贵的啊。(哪儿和哪儿啊)




导游很有范儿嘛


可惜中间门是黑的,不然一衬托还挺有意思


年轻人总有些奇怪的举动


皇宫旁边就是商业区,一副熙熙攘攘的样子。让我吃惊的是鬼佬们变了,单反相机普及率相当高,就连十几岁的小鬼妹也是人手一个咔嚓咔嚓。我仔细看了看,不乏全画幅数码这样的利器,很多人带着长焦头,还有不少人带着脚架,我太吃惊了。一般来说除非是专业摄影师,鬼佬对相机要求并不高,平时带脚架的更是凤毛麟角,我从没在任何西方国家看见过这么多人用单反,居然还有位大叔胸口挂着个哈苏晃来晃去,我这个伪摄影爱好者表示非常不解,非常出乎意料。这次出来带的是eos30配一个35/2定焦,大概拍了二十个rdp3,洗出来还没装框,扫的时候感觉都有点儿欠曝,不知道幻灯机打出来什么状况。这个配置还是比较适合旅游的,挂在胸口很轻便。下回再来我把我的长枪短炮都带上,也给首都人民拔拔份。

晃荡半天去吃点儿喝点儿,然后著名咖啡厅和著名餐厅都人满为患,Café Demel好歹进去转了转,Figlmuller连转的勇气都没有,嗯,空间也米有,门口一万多人在排队。当然了,对于维也纳这个咖啡之都猪排之城,旁边儿的咖啡厅餐厅味道也相当不错。人维也纳人不说了嘛,不是在咖啡馆,就是在去咖啡馆的路上。在维也纳的第一顿正餐就是当地名菜Schnitzel,嗯,我对一切配土豆的炸的配柠檬汁儿的肉都持欢迎态度,而且这个确实味道不错。这次出来貌似没吃着地雷,还算幸运。

回酒店的时候比较搞笑,先是看到一个高科技电动车在路边开出来转悠,也就是从货车上下来照个像然后就开不回去了,还得几个人给推上去,这电动什么的还是不行啊。

接着过马路时有个游客打扮的人从我们身后超过,等我们过去之后拿个一次性相机问我能不能帮他照个像,就帮他照了。还觉得奇怪,这路边儿有什么可照的。然后他让我们帮他再照一张,得往里边儿走走,是个小工地,就更奇怪了,觉这人长的就够奇怪的,怎么照相也净挑这怪地儿呢?接着小子拿个地图问市中心怎么走觉得不对了,这地图特别旧,根本不像游客用的,或者说既然用的这么旧了当然应该知道市中心怎么走,赶紧提高警惕。果然,猫总还没给他指完,就来了两个壮汉一人拿个证件跟我们比划要查护照,我还没反应过来,猫总特不屑的说,唉,怎么又是这一套,拉着我就走了,我才醒过味儿来,合着遇到专蒙游客的骗子了。如果你上当了给他们看了护照,他们接着会检查你的现金,然后趁你不备用假钞掉包。猫总走南闯北对这些骗局早有耳闻所以一眼就识破了,真是好猫一只。骗局虽然被识破,骗子还得把戏演下去,那两人没有纠缠我们,再去假装查头一个人的护照。要说我一病人对付这几位还是有点儿吃力,好在骗有骗道,不会上来抢,(那性质就变了)而且离酒店也很近了,所以很快就脱离了危险地带。

晚上去Volksoper人民歌剧院看茶花女,坐了三站tram,之前在网上订的票,喝了点儿东西就进去了。不愧是音乐之都,大伙儿都穿的正装。我们两游客混在人群里就像潮水退去后留在礁石上的海豹一样特别扎眼。本想使出惯用伎俩冒充日本人,还没来得及就看见几位穿和服的过去了,原来是某日本高校艺术系的同学。我们的位置很好,考虑到价格就觉得更值了,在北京同样的钱估计坐不了这么好。主演是个日本人,唱得很棒,也难怪有这么多日本人来捧场。观众同样专业的很,知道什么时候该听什么时候该鼓掌,说维也纳人人都是音乐家果然是名副其实。



演出完了买了两大卡巴,到酒店后还顺手拿了个走廊里的苹果,卡巴不错,苹果真难吃。富总发短信提示布拉格啤酒不错,可惜我这个伤病员当时还不能喝。他老人家还让我们留好零钱上厕所用,我指示他找个隐蔽地点埋好了留给我们,他表示没问题然后就没动静了。睡觉前终于拆了创可贴,我这肚子捂了这么久,算是能透透气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