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斯蒂芬教堂

10月8日是国庆假期后上班的第一天,工作日一到马上不同了,猫总接了一堆工作短信忙的不亦乐乎,我这儿啥也没有。。。房间里吃了一肚儿歪。CCAV4放的是电视剧乡村爱情故事,满篇大碴子味儿,我东北哥们儿非常多,好多都农村出来的,看这电视剧也直摇头,过犹不及。当天有个新闻是王菲复出了,虽然很多人称之为“天后”,但对于我们这些东城区尤其是东直门一代长大的土著来说,实在理解不了。身边很多哥哥姐姐都认识她,东城就这么大,当年东直门北新桥一代住了很多搞音乐的人,可能是离中戏比较近的缘故。都没觉得王靖雯如何如何,和大伙儿一样都胡同串子。貌似从香港回来就不同了,不知道是不是出口转内销的缘故,还是如王朔所说那儿真是一片文化沙漠?说不好,但无论如何,如今的草根阶级过于轻视自己,自卑和自嘲差别还是很大的,歌星也好影星也罢,都是份工作,作为观众听众喜欢也就罢了没必要妄自菲薄以什么丝自居,巨星也是普通人,普通人也有闪亮的瞬间,平常心很重要。

说到匈牙利,生于七零年代尾巴的我,虽然没机会见识中苏蜜月,毕竟从小受的教育尤其是课外读物基本都是独联和东欧的,因此对于这些国家肯定有些自然的亲近。但到了九零年代初“苏东波”事件发生,镰刀斧头的红旗在各个国家纷纷落下,貌似无坚不摧的伟大联盟瞬间轰然倒地,从此他们和我们过上了完全不同的生活,所以你肯定能理解我们这代人对东欧国家的复杂而又特殊的感情。另外一直以来都传说,包括匈牙利自己也认为,匈牙利是之前匈奴的后代。“笑谈渴饮匈奴血,壮志饥餐胡虏肉”、“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等等至今听起来都会热血沸腾的诗句更使得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对匈牙利有着更加复杂而又特殊的感觉,一觉醒来,终于可以一探这个匈奴后代建立国家的究竟了。

布达佩斯是座古老的城市,被多瑙河分为东西两岸。被誉为“多瑙河上的明珠”。而实际上这座城市最开始并不是一座城市而是由布达和佩斯分别发展又最后合为一体形成的。大家都知道陈佩斯,但他还有个不那么被人所知的孪生哥哥,叫陈布达。据说陈强听说自己有了双胞胎儿子时正在布达佩斯,这也是陈佩斯名字的由来,有点儿意思。匈牙利帝国从13世纪就开始在西岸建造王宫,布达也就从此而辉煌灿烂起来。布达市内遍布哥特式建筑和巴洛克式建筑,如繁星般散落,被道道狭窄的街道隔开。东岸佩斯则逐渐形成为商业区,有点儿类似前门一代的意思。随着布达佩斯第一座跨越多瑙河的大桥在19世纪建成,东西两岸终于被连成一体、从而使得一直以来都独立的布达和佩斯合并成为匈牙利的新首都—布达佩斯。这座城市历经二战摧残和1956年匈牙利动乱的破坏几遭严重损坏,但如今经过精心修复已经基本看不出这些历史的伤痛。

和每次旅行一样,酒店位置是猫总精心选择的,这次也不例外。住的地方在市中心,离布达佩斯最著名的几个景点都很近,吃饱喝足,溜达着就奔向了第一个景点,著名的圣斯蒂芬大教堂。个人而言我对教堂很感兴趣,通常都代表了当地最高建筑水平和历史意义,第一次见到特别壮观的大教堂还是在悉尼,才知道原来教堂可以修的如此宏伟壮丽。后来见的多了,才知道原来是自己孤弱寡闻了,当然,对于一个没有信仰的人来说,这不能完全算我的错。

02年悉尼,恰巧遇到婚礼

公寓外景

老拉达,90后的小朋友不认识吧?

这个,双拼甲壳虫!

手机地图看看,当时用的是HTC,正是HTC如日中天的时候,三年不到,这公司基本没什么消息了,电子产品的竞争啊。

剥落的墙皮无所事事的中年汉子

出门右转顶到头儿再向右走个五分钟,圣斯蒂芬大教堂就到了。
Szent Istvan Bazilika(圣斯蒂芬,又称圣史蒂芬大教堂)是纪念匈牙利的第一任国王圣斯蒂芬建造的。历经几任建筑师,花了50年时间才建成。1851年开始建造,1901年才告完成,(国王在天之灵啊)至今教堂里还保存着这位国王的右手木乃伊,也许是为了纪念国王的缘故,感觉修建的富丽堂皇,而且周围建筑明显是围绕教堂修建的。说到这只早已风干的右手,还有段故事。也正因为保存着这只右手,俗称的“圣右手”,因此教堂也被称作圣手教堂。1036年国王去世后后被埋入石穴,斗转星移四十多年后重新安葬时才发现右手不见了。原来一名胆大包天又充满着对国王爱的僧侣趁乱在下葬时盗走了这只手并秘密保存在珍藏于自己家族小教堂里。几经周折“圣右手”终于被被请回,结果又有八十多年不明去向直到1590年才再次被人发现。二战期间“圣右手”再次被盗,兵荒马乱的也能理解,费劲波折从维也纳找回。经过千年历史的风雨洗礼(和折腾),“圣右手”已然彻底风干,现如今被放在一个镶金嵌玉的玻璃罩里,供奉在教堂里让世人瞻仰,真心不易。


停在教堂旁边的车,是这次我觉得最能和传统东欧印象搭调的画面了。

教堂门口的小广场,四周建筑都是白色的,衬的教堂愈发庄严神圣。

正面

全身照,到塔尖的高度为35米左右,是布达佩斯最壮观的教堂。

广场的地砖,用心之作。

除去叽叽喳喳的游客,也会有本地人匆匆走过,看这岁数,想必是经历过铁幕下的一切,我们都是戴过红领巾的人。

教堂内部,配得上“富丽堂皇”四个字。

精致的烛台

庄重感油然而生

精美的穹顶


忏悔吧人类

这位美女,收费管理员嘛?



四处看看

大门

花上几十块钱,就可以到达教堂屋顶俯瞰布达佩斯。虽说对于额外花费有些不满,但上来之后你一定会觉得物有所值。

得且爬一会儿

远处就是多瑙河

即便是很难从下面看清楚的部分,修建的也是一丝不苟。

哪儿都有爱学习的。。。

和很多欧洲大城市一样,高楼大厦是很难看到的。

两位辣妹误闯镜头

远处是王宫

遭遇偷拍

走出教堂,上面的石像一百多年来不知道见证了多少分分合合,而且还将继续旁观下去,人生啊。
教堂旁边就是一座非常摩登的咖啡厅,很多大学生在里面耗着,懒懒洋洋地挥霍着无尽的青春,唉,“张贵庄民航技校”的毕业生再次表示羡慕嫉妒恨。



就在猫总一边大吃大喝一边凝视窗外思索猫生的时候,昨儿那位跟我们一起坐错车的大姐从门口路过了,径直走进了教堂,我是跟她打个招呼呢打个招呼呢还是打个招呼呢?肯定是赶紧撤啊。

转出大教堂,走不了几步就到了布达佩斯歌剧院,也称国家歌剧院。和很多现存的历史建筑一样,这座修建于1833年的歌剧院也是命运多舛,虽然曾经留下过施特劳斯等音乐大师的脚步,但分别在1849年和二战期间遭到严重破坏,现在这座已经是第三次修建了。入内参观有两种方式,第一当然是听音乐会了,可惜没时间。对于游客来说比较合适的是下午的参观团,按照语言不同会分成几个组,大概一人人民币一百多点儿。这些组会同时进入,但按照不同顺序各自参观不同地点,导游是个小伙子,英文说的不错,可惜的是我带的是胶片相机,剧院里面也比较黑,这么暗的情况下实在无能为力,请大家张开想象的翅膀自由翱翔吧。

剧院保安老大爷

剧院门口不知停的是哪位贵族的劳斯,够气派。

剧院门口的灯柱

剧院全貌

内什么,救兵来了,猫总看到内部的照片没有就把自己的珍藏献上了,感谢感谢!











号称欧洲最老的地铁
剧院门口就是地铁站,按照地图索引,我们准备坐车去英雄广场。一进地铁,先是俩查票的,卖票的姑娘戴副眼镜给我以深刻的印象,直到现在还能记得大概轮廓。小姑娘扎个辫子,眼镜巨厚,坐在桌子后面大口吃汉堡,和ugly betty女主角的形象绝对有一拼。我不是个以貌取人的人,就是这位姑娘实在是太与众不同了,看她数钱那样就明白了,主要是眼神儿不好,得贴的特别近,不夸张地说两张票用了五分钟才买到手,然后旁边两位查票的迅速给检票放行了。布达佩斯的地铁比较老,特有时代感,也许这条线路就是这样。市区很小,没几站地就到了每个人到布达佩斯都必须去的景点,英雄广场了。

DS3 cabrio

森森的新朋友

匈牙利初印象


在维也纳的最后一天,起床一看,大晴天,巨蓝!这是什么人品啊最后一天才看见太阳,遗憾啊,身上都快发霉了。11点出租车准时过来了直接奔车站,到了之后发现车站很小,还犹豫是不是错了,看了看站名,没问题,就这儿。焦虑症患者宅胖长出一口气,岂不知狗血的事情在后面,嘿嘿。踏踏实实到了站台,猫总去取钱,我坐长椅上看行李。



一鬼大妈背个包过来问去布达佩斯的车是在这儿等吗?我说没错我们也是等这车的放心吧。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打瞌睡,一睁眼车来了。上面几个大字“布达佩斯”,没错儿就是这个,可总觉得哪儿有点儿怪。不管了先上车再说吧肯定错不了。大妈也跟着上来了,大概扫了一眼,车上人不多,嗬,没人感情好,赶紧选个好座儿吧。可门一关上突然一激灵,不对啊,这车应该是奇数结尾啊怎么恍惚觉得看到的是偶数呢?正抓瞎呢,列车广播报站了,我们果然坐错了,这是从布达佩斯开过来的,终点是维也纳,我。。。你说这大妈也是的,自己一白人,问路问谁不好问俩亚洲人。这乌龙出的就如同,从北京西站到济南,上了车才发现其实是从济南开过来的经停北京西,终点是北京站。没辙,到终点下了再说吧。

这么二的事儿大学时候也干过一回,大二开学到早了,哥儿几个商量着去廊坊看个朋友。那会儿管的不严,从天津站上了最近的去北京的火车然后派臭臭和骗子去补票,过会儿两人哭丧着脸回来了,这车不停廊坊。靠,赶紧下车,于是每人三块钱从天津站坐到天津北站,这是我在国内坐过的最短火车距离了,没有之一。更搞笑的是出了天津北,好多趴活儿的司机围上来拉活儿,我说多远都去啊,他说是啊。我说我们去廊坊,大哥犹豫了一下答应了。等我们人到齐了他傻了,七个小伙子,小面里坐的满满当当的,路上一个劲儿的打手机瞎聊跟朋友报方位。也是这么多小伙子换我也怕啊。拉七个人就算当时瘦点儿吧也得够半吨了,油钱都得多花点儿。
一想起上大学,我的回忆基本都是喝。。。

下车之后等下一班始发车,13点50才开,只好又在车站吃了一顿。到点上车,这回终于没错。后座上有一小狗,巨可爱。咱这儿别说宠物狗了,到盲犬都带不上来。虽说欧洲名义上都差不多,但一过匈牙利边境马上就破落了,都一个大陆差距真大。东欧地区毕竟穷惯了,不想西边那么健全,所以去的时候还是得加点小心,即便如此,还是下了火车就吃个柠檬。


一出站到处是拉货的黑车司机和换钱的贩子,虽说知道固定窗口汇率不好以防万一还是去固定窗口换的,大概贵了20%左右。绕开黑车司机,看到了出租车的指示牌,沿着指示牌出了站,是个偏门,门口有几个出租在排队。总共没几辆车比较冷清,觉得不太对但觉得既然指示牌这么指引的应该问题不大吧。司机开个柴油手动的奔驰s350,一路风驰电掣看得出是个老手了。到了地方计价器显示5500,我说你别逗了,然后他拿出个塑封的价格表大概意思是从火车站到这个区域要3900。我说我知道从机场过来也就3500,你这肯定没机场远,司机开始装不懂英语,我开始卸行李。街道很窄又是单行道后面开始有人摁喇叭,最后3000成交,当时也知道给多了但是没办法出门在外总会有这种状况,自当喂狗啦。还好那次出去就碰上这么一次,之后去机场,距离远多了,也就这个价钱。事后想明白了,车站里那个出租指引牌设在换钱窗口旁边,引导旅客走过去到偏门,肯定是个假指引牌。车站估摸和这些人都一伙儿的,很多人都上当了,发展中国家嘛,真是防不胜防啊。

在布达佩斯住的是自助公寓,环境条件都不错,位置也很好离主要景点都很近,周围也好多吃饭的地方。去超市买东西,看不懂,拿回来一喝,嘿,又是带气儿的!只好再去买,匈牙利老百姓收入不高,但从超市价格看,物价真不算低,跟北京的情况类似。

我跟猫总都不太爱运动,但猫总对一项运动还是很在行的,那就是“吃”。微博上经常有推荐北京各类型餐厅的文章,一看基本都吃过了。甚至只要告诉她去的大概位置她就知道要吃那家餐厅了,如果奥运会有享受美食比赛的话,她一定能为国争光!我们住的这条街上有好几家看起来很不错的餐厅,去了一看,客满。过一钟头再去,更满了。转向对面一家看起来不是那么酷但是比较传统的餐厅,味道相当一般。还不便宜,两人差不多50欧,在匈牙利这算比较贵的了。回到房间,有线电视里有中央4频道,不过台没啥意思,就是一个节目来回放,一晚上看了三回武警救人。折腾了一天都累够呛了,洗洗睡了,明天再仔细逛吧。




大病初愈,我得补补,加个餐。

拖延症与潜意识

大家好,拖延症患者宅胖又来看望大家了,下面继续讲讲10年奥地利匈牙利和捷克游玩的事儿啊。不是记性好,主要当时还都用笔记了几下,不然肯定没戏。在维也纳的最后一个整天还是主要在市中心转了转,早餐吃的特别好,主要是waiter挺好的,留小费时过于大方又被猫总批评了一顿,婚姻生活嘛很正常。问题是哥们儿从小就穷大方惯了,也改不了。还好天朝一般不用给小费哈。前两天看了篇文章,大概是说家庭的消费主要是由收入高的一方决定,精神层面生活由收入低的一方决定,话虽这么说,但考虑到老婆这个职位总会有一票否决权,收入高低根本不构成决定条件。所以呢,事业很重要啊!

要是张锥等扑克牌爱好者来了维也纳,有这石桌子石椅子就行了,哪儿都不用再去了。

在资深摄影爱好者的影响下,猫总清洁相机还挺有模有样儿的嘛

餐厅的门把手,多少年了还这么精致

这儿没两块钱通票这说法吧,北京所谓的低价公交就是个joke,每年100多亿财政补贴的钱还是从税收里来,羊毛出在羊身上。低票价使得地铁和公交里人满为患,没有一个能保持基本尊严的乘车环境是不可能分流高峰时段的驾车人群的,反正我是该开就开,大不了每天交罚款只当喂小动物了。交通便宜其他东西又很贵,除了让人能勉强生活之外别的就不管了,也因此导致了诸如人口爆炸治安混乱等一系列问题,如今的北京已经和以往大不一样了。


天朝能看见类似塑像的地方基本不是小区就是洗浴中心吧


三叶草和警察叔叔共用一个楼,中学时候特迷耐克,现在倒是觉得还是阿迪好看,可能主要因为国安夺冠那年是阿迪的球服。难怪后来进了德国公司工作。插一张12年国庆在纽约的照片,帅就一个字,那就是说我。(旁边的和声:傻就一个字,那就是说你)哈哈哈。


给母狮子买东西是个世界性难题。。。

欧洲遍布这样的小广场,而这才是广场真正的作用和意义。想想我们那个世界第一大,倒退二十年还能夏天晚上去乘凉放风筝,现在倒好,戒备森严也不知道是怕什么?北京还一个问题就是路太宽,路宽了自然车就多,但是车流只是驶过停不下因为没地方停,所谓道宽无闹市就这个道理。不过话说回来,好在没这么多小广场,即便修了,也会沦落为秧歌队和歌唱爱好者的聚集地,不够闹腾的呢。

“自从得了精神病,我的精神比以前好多了。”当然,这只是句玩笑话,作为重度纠结症患者的我,很久之前就在寻找科学理论来证明自己做的是对的。心理科学的领路人,弗洛伊德先生的故居就在维也纳九区的19 Berggasse,他在那儿一直住到了1938年被驱逐出境,第二年,他客死异乡,在伦敦逝世。而我真正接触《梦的解析》,却不是在大学,而是十多年前刚到澳洲的时候。某次和朋友驾车从悉尼去Wollongong游玩,回程的时候路过一座铁路桥,副驾驶随口聊到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梦到过隧道意味着对性的憧憬,看来自己是单身太久了云云。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也正是以此为契机,认真读了遍梦的解析。但实际上我更感兴趣的是身为犹太人的弗洛伊德,在国家被德国侵占被迫背井离乡时的心情究竟如何,他一直生活在这所房子里,所有的智慧和理论也都是从这儿产生出来,潜意识和性意愿之间的联系也是在这里被阐述的,那么,这所房子和周围的环境有什么特别吗?



从窗子望出去,这棵树分外显眼,不知在弗洛伊德的眼中,它代表了什么。



We have been led to distinguish two kinds of drives. Those which seek to lead what is living to death, and others the sexual drives, which are perpetually attempting and achieving a renewal of life.

That's what Freud says. So which is your drive then?

作为七零后的我,小时候直到青少年时期生活相对单纯简朴,而那又是一个社会普遍耻于谈性的年代。大学时蹉跎于天津郊县,整日与庄稼地和二锅头作伴,放眼望去一个女同学都没有,每天想的最多的就是女孩子,说的文明些叫潜意识,难听点就是色憋的。只不过当时还不知道有所谓“性压抑产生意象”的理论,偶尔遇到心仪的女孩子心存幻想之余总有手足无措之感,更会为涌起的种种冲动产生莫名愧疚之感。多少年后才明白其实性现象本是最本质的生物现象,大可不必为些许冲动感到尴尬,尤其那么个极端压抑人性的时期。早知道有这么本书,也许上学日子可以好过点。
2012年夏天因为项目的事情,再次回到民航学院,风景依旧人却是半个都不认识了。看着那些婀娜多姿包裹在制服中的空乘学员们,心中很平静,只有一个声音在回响,“妹妹们,我来晚了。。。”哈哈哈


油价和当地收入比起来还可以吧
特别喜欢欧洲的一点是博物馆很多,而且各成体系,虽然不似天朝博物馆般宏伟,但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专业的很。离开弗洛伊德故居后,又参观了钟表博物馆,机械的精确美是值得仔细耐心品味的。





时值13年9月,夏日刚过,秋爽未来。很多事情即将改变,很多状态会一去不返。确盼着一切安好,顺利平安。

A double-faced man

I'm not a man of too many faces,the mask I wear is one.

魔都

越来上海越爱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