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踊跃报告电话号码

手机丢了,请大家把电话号码发到我信箱里,多谢!

南非3 一团乱麻

这两天看新闻,说已经有报道世界杯的记者被抢劫了。虽然南非一直以来都以不安全著称,不过我们比较小心谨慎,还没遇到这方面的困扰。只不过南非的另一个特色低效和混乱,我却是深有体会。

第三天一早坐南非航空sa304航班从开普敦到约翰内斯堡,6点20的飞机不到5点就到了机场,开始也还算顺利,还剩最后两位办手续的时候悲剧发生了,304取消了,据说因为人数太少。此时距起飞还有不到1小时,这取消的也太随意了吧。让改时间更早的302,好吧,人在屋檐下,那就改吧。就看那位办理登机手续的老大爷一会儿挠头一会儿喝水,就是不干活儿,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老人家倒好,敲键盘都是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敲。早就听说黑人当政后不管能力如何都使劲儿把黑人安排在各个岗位上,看来确实如此,比如这位,完全没有经受过培训的样子。在旁边员工的帮助下,他终于办完了两张票,然后一个噩耗传来,302航班满员了,我。。。好吧,忍了,那就都给我们改306航班吧,晚点儿就晚点儿吧。老东西居然一耸肩说不行,说有人吩咐他给我们这9人团分开,2个坐302走7个坐306,问谁说的回答说不知道,反正就是这么安排的。于是乎我终于不淡定了,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估摸老东西人缘也不怎么样,旁边儿同事谁也不帮他。骂了一顿老实了,说这事儿得问他们经理,让他叫经理过来,居然让我自己去找,再次不淡定,这回f word也上了,奶奶个熊,谁给谁服务呢?给我惹了这么多麻烦还腆着脸让我去找管事儿的,丫就是想把我支开,老子才不上当呢。骂了一顿,老猴子又怂了,自己把经理叫了过来。经理长着一副南亚人的相貌,别说,还挺帅。我把事情说完之后,这哥们儿琢磨了琢磨跟我说,那好吧,sa304恢复正常。我真是惊了我,如果从幼儿园就开始算工龄的话我在民航界混了快30年了,(这没啥不行的,部队不都从上军校开始算军龄吗)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如此儿戏的航班调整。我干签派那会儿算是够混的了,调整航班也没这么随意过,真是服了他们了。生怕没听明白又问了一遍,回答是“sa304 back to nomal” 老猴子气得不行,被小经理几句非洲话给镇压了。(南非现在有11种官方语言,除英语之外还有很多本地语,其中有些是在荷兰话基础上发展出来的。)于是又重新来一遍,我把其他人的登机牌收到一起,交给了老猴子边儿上的一个职员,结果他这边7个人的票都办完了老猴子2个都没搞完。这时边儿上一个南非航的大姐也看不下去了,过来替换了这老东西。终于,都办完了,我再检查一下,发现老猴子办的两张票的行李票是302航班,让他们改。经理带我到另一个柜台,值机的劈了啪啦敲了半天键盘,说放心,这两件行李百分之百已经放到304航班上了,绝对没问题,如果改行李票的话得全部重新来一遍,太麻烦,即然这样我也就没再坚持。

等上了sa304才发现,人还挺多的,真不知道当初要取消这班的人脑子是不是进水了,还是有自己的盘算?若干年前,某人(我就不点名了啊),去珠海看女朋友,要加机组,结果当天珠海航班人数很少,又有飞机故障,准备砍掉这班。可为了达到不花钱去会女朋友的目的,他居然砍掉了满员的上海的航班。。。不知道sa这回是不是也是这个情况。

落地之后等行李,最担心的事儿发生了,那两件行李果然没运来。让首长们先出去休息,我在里面上蹿下跳找了半天,说有可能跟306过来。我等啊等啊等,等到显示屏幕上都没有306航班的信息了也没等到。和旁边一对意大利难兄难弟一起再去行李查询,还是没个所以然,反正就是找不到,说只能登记一下,然后找到了再给送酒店去,好吧,那就登记一下吧,结果一登记就登记了20分钟,我。。。期间导游进来过帮忙看看,小哥们儿上海人,8岁来南非,劝我放松,说当地人就这样,没法儿跟他们制气。奇怪他怎么能进来,说给保安几块钱小费就行,呵呵,这要是在中国估计早给开了吧。登记表填了,还是不死心,万一这帮人抽疯把行李运来了呢,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去行李转盘看了看,嘿嘿,居然真出来了!原来这两件行李跟着302早就来了,没人认领,就放回去了,唉,算了,反正找到就好。就在我推着推车往外面走的时候,匪夷所思的事情再次发生,停电了,整个行李大厅顿时陷入一片漆黑。我当时心里正想也不知道这保安是不是跟谁都要小费,然后就啥也看不见了,第一反应是,不会吧,这哥们儿也太鲁了,为了要小费,居然敢把候机楼电闸给拉了?借着外面的阳光走出来,黑哥们儿也没伸手,奥,看来胆儿还没那么肥。出来后大家看到我和行李都来了,嗯,主要是行李来了,都很高兴,看了看表,好嘛,8点20落地,出来10点多了。刚上车往城里走,就看候机楼的灯又灭了,这回是整个楼的都灭了,就这水平,不知道世界杯打算怎么搞?

按计划本来应该去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看看,不过折腾了一上午,大伙儿都累了,于是改为先去参观金矿,考虑到安排的野生动物园看到大型动物的几率比较小,又临时增加了一个去看狮子园的活动。所谓金矿由于含金量不高的原因,实际上已经废弃很多年了,早已改为一个游乐园。我们坐电梯下到两百多米的井下体会了一下当年矿工的生活,戴着安全帽拿着矿灯在昏暗的坑道里钻了一会儿,够压抑,这事儿真不是人干的。出来后还参观了一下冶炼金砖的过程,成型的金砖重两公斤,如果谁能两个手指头把它夹起来的话金砖就归谁,我也试了试,别说两指头了,两手我也很费力。当天游乐园里有很多小学生活动,不知是不是当地什么节日,小朋友对我们很友好,令我诧异的是居然很多人会说几句中文,你好谢谢发音还很标准。比较搞笑的是有位首长和小朋友合影之后,小朋友争先跟他握手,一时间无数小黑手朝他扑去,搞得他一时有点儿应接不暇。

摩天轮倒是很应景,已经换成足球了

坑道里的水泵

一位着南非队服的杂技演员,南非现在规定每周五都得穿南非队服

哥们儿吼了半天,没听懂

太踊跃了

炼金

到酒店入住的时候事儿又来了,虽然已经3点了,房间都还没准备好。没辙,现安排了几间,结果电脑系统没改过来,后面的客人又进去了。我在走廊里等老板的时候看一鬼大叔拿着行李过去,过一会儿又匆匆回到电梯这儿,跟我抱怨有人在他房间里,我说放松吧,这是南非,他也很无奈。结果他刚上电梯我电话就响了,一接是老板,他老人家说刚才有个老外打开了他的门,吓了他一跳,合着就是刚才那位。我再赶紧下去,落实好,千万别再出错。前台小妹说放心吧,不会再有问题了,还送了我杯橙汁儿,喝人嘴短,我也就没再说什么回房间了,开门一看,好嘛,一片狼藉,根本没收拾。。。再换房间折腾完之后就奔向狮子园了。

硬件不错,服务可就。。。

窗外一个热气球飘过

我们住的区据说还不错,很多大公司在这儿。据说现在市中心已经是黑人的天下,混乱得很,大公司和白人们和有钱人们已然搬出来了

路上导游介绍说南非效率非常低,很多世界杯的设施也没修好,我们旁边有个一样的酒店,说是给世界杯客人修的,我们到的时候还在装修大厅,今天世界杯就要开幕了,也不知道现在修好了没有。看看旁边路上干活儿的工人,经常是10个工人只有一个在工作,其他都在聊天,感觉这国家确实不行,没朝气。人人都在混,据他说94年黑人当政后国家建设基本没前进,一直在吃老本。而且由于黑人占人口比率过大,所以白人政党完全丧失了话语权。加上国家过于照顾黑人,使得现在很多白人和华人都纷纷离开南非去欧洲发展。说到华人,他说南非4000万人口,有身份的华人大概有20万,还有30万黑民,这个有点儿出乎意料。华人在南非一直待遇不错,以前台湾给南非帮助比较大,所以种族隔离时代华人可以享受“荣誉白人“待遇。

狮子园建在郊区,里面养了很多狮子和其他动物,就是天天被圈养着,狮子们已经基本丧失了野性,对游客完全熟视无睹。

先是斑马

蚂蚁窝,挺甚得慌的

还是食草类

两只懒狮子

打盹

溜溜

接着睡

活动活动

这几位也在修养

巡视一下

这位还有点儿精神,练爬树,仔细一看,树上还有一位

闹闹

比比谁厉害

接茬睡

一只长颈鹿迎接我们

丫居然冲我们吐舌头

百无聊赖的小狮子

康吃康吃

让我出去吧

被镇压。。。

晚上回酒店后老板带上我和对方两个大头儿一起去饭店酒吧喝酒,要的本地啤酒,感觉有点儿像VB,苦啤。这次出来老板对我很关照,给铺了不少路,实话实说,真的是心存感激。

一团乱麻的第三天也就结束了,已经开始想家了。

南非2

离开酒店奔赴著名的豪特湾,沿着滨海公路不时可以看到层层浪花倾泻在沙滩和堤岸上。只是过这里水温较低,加上浪也确实比较大,所以下海去玩儿的人寥寥无几。车停下来远眺一下南非的12门徒山,和墨尔本的12门徒岛比起来这边儿更像是一个集体像,看来这是12门徒还紧密团结在耶稣老人家周围时形成的山脉,墨尔本那边各个离得都很远,估摸是已经分道扬镳之后了。海湾名叫克里夫通海湾,据说很多演艺界人士都在这里购置了物业,房价和国内比起来,不算贵的过分。有意思的是卖旅游纪念品的小贩,特地标出自己有中文版解说,看来中国游客对当地经济刺激还是很明显的。

沿着海岸线继续前行,极力远眺却仍然分辨不出大西洋与印度洋的差别,听说只有通过测量两洋水温的不同才能真正把它们区分出来。虽然景色和澳洲如此相似,(好吧,我承认我是个土包子什么都是和澳洲比)然而不平静的海面下却隐藏着更加不平静的冷热交融与冲击。只是这冲撞看不见,所以不经提醒,很多人是意识不到的。

豪特湾是个小鱼港,现在已经是个旅游景点儿了,人们从这里出发去海豹岛看海豹,上船之后我被挤到了船头,和一帮日本奥巴桑混在一起。这时发现了一位刚才在克里夫通海湾帮忙拍照的北京小哥们儿,一问原来是带队来的领队,哥们儿带了个煤老板团,刚从埃及过来,给我打了半天埃及的预防针。我说怎么那么多西装革履的游客呢,原来是他的团友。后来又在南非多次遇到他和的团友,甚至在约堡住在同一家酒店。最后在开罗落地后分手,他们转机去伊斯坦布尔,我们去特拉维夫。奥巴桑们看到我们讲中文,就一个劲儿的给我们用中文从一数到十,证明自己的语言天赋,完全不顾我们投向衣着单薄的日本小妹的眼神儿,唉,为了中日友好,高岩由博,就陪她们练数数吧。海豹岛没什么特别的,除了上千只海豹,虽然海浪巨大,但可能是见惯了游客的大呼小叫,海豹们大都懒洋洋的躺在礁石上晒太阳,就几只在海里游来游去应应景儿。不过船头可真够颠的,搞得我晕头转向,后悔没整点儿晕船药。比较好笑的是一位银色西装的煤老板,不顾风高浪急去拍照,一个大马趴摔在了甲板上,我和北京小哥们儿赶紧把他拉起来,他老人家起来第一句话不是谢谢而是,“我这相机不错吧,得七八万呢。”我定睛一看,原来是无敌马克兔。富总,好消息啊,你相机升值很快嘛。







午餐吃到了久违的炸鱼薯条,带去的辣酱派上了用场。还好出发时猫总特地选的四川辣酱,首长们都很满意。当天挂了黑旗,风浪较大,所以海滩上基本没什么人。如果风和日丽能在这儿悠闲几天的话,想必还是不错的。

巨型海带。。。


和墨尔本的小企鹅保护区不同,这边儿的可以很近距离观看,留下到此一游照片之后,继续奔向好望角。很遗憾的是当时虽然看到了路边摊上几个当地黑人用铁片做的手工的铁版画,但是想当然的以为这东西到处都有,就没买,结果后来再也找不到了,遗憾得很。


好望角虽然名声在外,咱们中学也都学过,但之前对它并没有多少特别特殊的感觉,到了山脚下也没什么激动,倒是草丛里的兔子让我兴奋了半天。直到爬上山背面的灯塔,一回身时才突然意识到自己来到了世界之角,这个几百年来不知多少人看着它到来又望着它离去的地方。望着这里距各大城市距离的指示牌才发现,所谓人生必去的景点又少了一个,太突然了,也没提前准备个心情抒发一下。其实很多事儿就是这样,没顾上准备,没来得及品味,就这么过去了。





海滩附近的大片浮游植物是海带

晚上的中餐是这次非洲行大家公认最好吃的一家,可惜忘了叫什么。兴致所致,又每人加了鲍鱼,点了白酒,头一次吃清蒸鲍鱼,别说,味道还真是不错。

南非的头两天就这样结束了,下一站,约翰内斯堡。

南非1

这次非洲行从准备阶段就小麻烦不断,成行后又是一个一个小地雷不时踩响,幸好运气不错,都被我一一化解,平安去平安回。首长们还算是满意,我也能松口气了,紧张的上半年终于可以告一段落。先去的南非,北京转机新加坡经停约翰内斯堡最后降落开普敦,时差六小时,路程可是够远的,好在新航飞机座位还算不错,人也不是很多,可以一人坐三个座位,加上中间又停了两下,倒不是太累。新加坡停了三小时,大家在候机楼里纷纷选购东方明珠出版的关于神奇土地的图书,间或逛逛免税店,为回程时采购做准备。约堡停了70分钟,不下飞机,不知是不是第五航权的原因?工作人员上来打扫卫生,第一次集中看到这么多黑哥们儿。南非受海风影响,云都比较低,空中看就像压在地上一样。

开普敦下飞机后走廊桥,赫然发现廊桥是中国出口去的,上面有“中集“标志,不免心中大悦。记得以前看唐师曾写的采访第一次海湾战争的文章中曾经提到的一个片断,他拖着疲惫的身躯进入了一座伊拉克的公共厕所,不经意间看到冲水马桶上印着”唐山“二字,顿时为之一振,多日的便秘顿时消散。

出关一切顺利,随后便驱车前往信号山游览。接待我们的导游是过去了十多年的上海大姐,司机是刚果过去的黑人。南非和澳洲一样,靠左行驶,加之受英国统治多年,街道标志也很类似,又同处南半球,连植物也有几分相像,不由得让我想起魂牵梦绕的澳大利亚,就是街上黑哥们儿比较多,不然真可以拿这儿当澳洲了。

站在山顶俯瞰开普敦繁华都市,远观茫茫沧海,眺望巍巍群山,不由感慨万千,世界最美城市果然名不虚传。山海城,云浪绿,全都拥有了,难怪很多西方贵族富豪都在这儿置地。远处的小岛据说是曼德拉先生被囚禁的地方,现在当然已经成文物保护单位了。说到曼德拉,当地华人说南非节奏慢跟这名字有很大关系,慢的拉呗。山下的体育场是为世界杯修建的,半决赛将在这里举行。虽然中国队一如既往的没能杀进32强,至少现在还可以支持袋鼠队。世界杯期间打算和宋维纳斯齐聚丁胖子家,喝啤酒看电视,为澳洲队加油助威。

信号山

曼德拉最熟悉的海

世界杯半决赛足球场

维多利亚港

据说一直有人在山后面抽烟

经济首都鸟瞰

CBD

午餐后先去酒店入住。酒店还是不错的,位于london st, 旁边是海滨,开窗就能看到信号山。接着去了葡萄酒园,秋天的缘故,这儿的葡萄都摘完了,只有几个工人在地里懒洋洋的干活儿。去的那个葡萄园是南非第一任总督居住过的地方,保存的比较好,风高云淡,却再没有白人们的欢歌笑语,取而代之的是快步闪身而过的黑人们。94年结束种族隔离以来,南非黑人已经彻底控制了国家机器,现在黑人第一,白人开始过苦日子了。南非对黑人补助很多,据导游讲,一是政府给予大量财物支持,二是当局强行规定超过一定规模的公司必须有相当数量股份归黑人所有,这跟马来有点儿类似。现在南非白人流失到其他地区的情况很严重,不知道政府打算怎样解决这问题。估计还顾不上,因为即便给了这多补助,黑人的经济状况还是很差,还是先解决这个要紧。

酒店房间

酒店正门

葡萄酒庄园 南非总督府


保存的不错,这样的话收门票还能理解。

总督厨房,总督大人很奢嘛。

总督大人抽烟的地方

总督大人的仆人向外看的地方

一只松鼠飞奔而过

葡萄地

有点儿猎人谷的意思啊
和澳洲不同,这儿品酒还得交钱,你看,经济不发达地区就这样。一共尝了五种,怎么说呢,这样的新世界酒和澳洲的新世界酒还是有点儿不一样,怎么不一样,真说不出来,看来下半年腾出空来,去学学品酒课程还是挺有必要了。

品酒的地方

傍晚时分到了维多利亚港,第一天到,大家都比较兴奋,领导指示退掉团餐自费吃海鲜。我这个冒牌领队转来转去选中了一家名为Greek Fisher Man的餐厅,嘿嘿,electra她们刚走,我多吃点儿希腊饭就当想念她们吧。港口的景色相当不错,一边喝咖啡一边望着太阳逐渐落下去,远处的房屋山峦不断改变着颜色,心情也逐渐平静了下来。南非第一天,一切顺利。

好吧

我承认我这人比较土,少见多怪,很多事情看不惯,据说这是变老的标志。但其实我是一个很能接受新鲜事物的人,前卫的,时髦的,搞怪的,没什么大不了,我不会对一个在树上使劲儿蹭的老人多看几眼,也不会歧视那些满嘴港台腔的电视台主持人,顶多换个台,一人一活法儿对吧。对于很多社会现象,比如街上姑娘们的低胸上衣和白花花的大腿,虽然很多人觉得有伤风化,我还是能接受的,咱不是老封建。

话说有段日子早上没到金购一带视察我的领地了,早上送完猫总,把车停在花园路边,巡视一下,一切如常。不远处传来有规律的击掌声,不用看就知道肯定是那位早上在这儿一边绕花园走路一边击掌锻炼的大姐,虽然不知道理何在,这样的健身理论跟张悟本的绿豆子论是不是一样都没科学依据,(顺便说一下,如果张只是被禁声我还能相信他是个骗子,但今早新闻报道说悟本堂被当违建拆了,而城管号称不知情,就觉得这事儿不是面儿上看的那么正面了,看来他还是得罪人了,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当骗子没事儿,当得罪人的骗子就不行了)她还是一直坚持了下来。扭头看了大姐一眼,如同往常一样,我们各自把对方当成空气眼神没有交汇的就擦肩而过了。贴好了在开普敦买的车贴,正准备闪人,一位黑衣女士映入了我的眼帘。四十岁左右的年纪,保养得当的白皙皮肤,黑细丝眼镜,利落精致的穿着,不用问,肯定是位来自金融界的精英人士,这边儿类似的上流人士比较多,光是这样是没什么奇怪的,奇怪的是她的手背在身后不时传来清脆的拍击声,仔细一看,原来她在不断的左右手轮流拍打自己的两边屁股!我。。。我恍惚了,是不是时差没倒过来呢?她注意到我在看她了,转头望着我,面无表情的嘟囔了一句,“我这是健身”。手上也没停,还是piapia的拍着屁股,我也很配合的回应着“挺好挺好,环保环保”。大概是对我这样少见多怪的人见多了,她又把头转了回去,接着piapia的拍着走了。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我满脑子就一个念头,不是做梦呢吧。。。如果这是梦的话,弗洛伊德的理论里面有没有梦到异性在自己面前拍打臀部走过的解释呢?这代表什么呢?虽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那清脆的piapia声却在告诉我,这不是做梦,都是真的。此刻,我终于明白一个道理,有的事儿,有的感受,真的是语言所不能表达的。

金购花园这个地方真是有意思,藏龙卧虎。有卖假茶叶,有卖假玉器的,有玩儿滑板的,有拍电视剧的,有抱着树使劲儿蹭的,有打太极拳的,有跑步的,有拍巴掌的,现在又来了位拍屁股的,真不知这是锻炼身体呢还是发泄压力?拍屁股这事儿,怎么说呢,就在家里这样都觉怪怪的,大庭广众还能坚持,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好。看来金融这行真是出人才。

服了。

(刚才被猫总批评了,原来真有拍屁股健身法,你看,金融界人士就是懂得多嘛。)

Out of Africa

晒成半非洲人,顺利完成任务,这事儿完了之后算是可以喘口气儿了,照片以后整理好了会放上来。

终于来到了地理课本上看到的好望角。

哭墙,这帽子戴着还挺稳当。

开罗穿国安队服,埃及人直竖大拇指。。。